幾乎是在這念頭成形的霎時間,秋冬語也立刻採取了行動。

她向來是忠實安靜地執行公會交待下來的任務,從不提出異議,但不代表她就不會自行思考。

和外表給人我見猶憐的病弱印象截然不同,秋冬語的行事風格是果斷迅捷。她首先就往幼稚園的圍籬邊奔去,打算確認能否離開這座園區。

圍籬輕易就被躍過去了,只不過當秋冬語一落地,她馬上就發現到自己居然還是在幼稚園裡,沒有成功離開過一步。

秋冬語又嘗試一次,得到的結果仍舊相同。

她毫不猶豫地在「向外尋找出口」這個選項上畫X。

顯而易見的,屬於引路人的這個空間,是不會讓人輕易脫離。

一個辦法不行,那就換下一個。

秋冬語張望左右,比起在現實世界裡看到的,眼前的幼稚園佔地更加廣大,包括L形的建築物都變成了口字形。

要是換做蔚可可在場的話,也許她會睜圓大大的眸子,驚嘆的嚷道:「這裡難道是會自動變大嗎?太神奇了!」

然後柯維安就會興致勃勃地加入討論,提出天馬行空的觀點,最後會被一刻忍無可忍地喝令兩人都閉上嘴巴。

這幅想像可以說是輕易地就在秋冬語的腦中浮現,緊接著她就聽見一聲很輕的音節。

「呵。」

有人在笑。

秋冬語神色一凜,反射性警戒四周。但放眼望去,仍是空無一人,依然只見怪誕的色彩和破敗的建築物與遊樂設施。

沒有人。

那麼,是誰在笑?

而且那聲音……聽起來莫名的熟悉,就好像自己隨時都……

秋冬語的思緒頓地停滯一秒,手指無意識地撫上自己的唇角,那裡還保留著些許上揚的弧度。

──是她在笑。

秋冬語又發出了剛才她聽見的音節,那的確是屬於她的笑聲。

「奇妙……」秋冬語喃喃的說,語氣揉入一絲的不可思議,「但,喜歡……嗯,喜歡。」

這次不需要花費什麼力氣,秋冬語自然而然地就彎起嘴唇,與其同時,她也想起更多人。

那些自她有意識以來,就一直待在她身邊的人。

觀察,然後行動──這是安萬里。

直覺可是與生俱來的最棒存在,尤其是女孩子的──這是胡十炎。

秋冬語不假思索地依照那些彷若徘徊在耳畔的聲音行動。

她再度奔跑起來,越過沒有特別遮蔽物的遊樂器材區。在來到那棵畸形大樹旁時,她頓了下腳步,多看了那些龐大得像要即將爆裂的果實一眼。

秋冬語搖搖頭,她記得蔚可可上回放給她的恐怖片,裡面的異形蛋也長得跟這很像。主角們就是隨意的破壞,才會導致最後全體遇難。

「不碰……」秋冬語果斷的再拔起腳步,闖入了被黑色藤蔓佔領大片外牆的一棟建築物裡。

「老大說過,敵人和笨蛋都喜歡……高處。」秋冬語喃喃自語,沒有多花費時間巡繞,逕自的就直奔至最高樓層。

四樓是一間間的教室林立,大部分的教室門都是敞開的,或者說搖搖晃晃地掛在門框處。

秋冬語挑了最靠樓梯邊的那間教室,無視教室內陰森怪誕,黑板上還充斥著眾多詭異的塗鴉,她直接找了一張木頭椅子,二話不說地往地面一砸,再一踩,以著驚人的力氣將椅子腳拆卸下來,成為她手中的武器。

沒有武器,那就自己想辦法弄出一個──這是宮一刻。

買一送一可是雙重保障,有備無患嘛。就像我買書都要買三本,一個貢起來,一個自己看,一個傳教用──這是柯維安。

秋冬語於是連另一隻的椅子腳也拆了下來,再往著下一間的教室前進。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直覺」這種東西存在,但她就是覺得自己應該往這個方向行動。

花了一會的時間,秋冬語就把四樓連成四方形的廢棄教室都巡視完畢。

沒有特別的發現,也沒有她以外的人。

然而一等到她走下三樓,一面座落在走廊上的等身高鏡子也映入了她的眼裡。

鏡子的外形相當普通,不見特殊的裝飾,彷彿只是一般學校裡讓學生可以檢視儀容的等身鏡。

可是在廢棄的幼稚園裡,會出現一面不沾任務髒污的鏡子,就已經是夠古怪的一件事了。

要是有讓人覺得奇怪或危險的東西,那麼當然是,用力的打飛它──蔚可可活力十足的叫喊彷如就在耳邊。

秋冬語舉起了手上的木頭椅腳,然後用盡力氣的朝著鏡面揮擊下去。

紅線上的鈴鐺一併震晃出連綿不絕的叮鈴聲,和響亮的玻璃破碎聲交織在一起,徹底敲碎了這個空間的荒寂。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