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幻喜歡,或者說迷戀范相思,是個秘密。

嗯,公會裡公開的秘密。

換句話說,就是上至公會會長下至跑腿小妖怪,都曉得脾氣差勁暴躁的特援部部長,這輩子的妖生只想跟執行部的部長結婚生子,最好生個一窩的崽。

不過也沒多少人還是多少妖,敢大剌剌的當面問灰幻:你到底是怎麼會死心塌地的看上那名搶錢不手軟的劍靈?那帝君大人呢?

首先,敢這麼問的話,要先迎接灰幻冷酷如寒冰的眼神。他會用不屑的語調甩出一句:帝君是崇拜的對象,你的腦子有問題嗎?白癡就直接滾到旁邊去!

再來,是當被那眼神凍得釘在原地的時候,很有可能會有一抹苗條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覺的接近,然後露出招牌的狡猾笑臉,一手毫不客氣地伸向前,掌心還是朝上的。

「哎呀,想知道嗎?錢先交出來唷。」

就算那人或那妖哭訴著自己根本什麼也沒問出來,范相思還是會笑吟吟的說:

「可是我剛聽見囉,搶錢不手軟嘛,不符合這個形象,本姑娘都不好意思啦。」

那雙漂亮的貓兒眼甚至會親切地眨了眨。

只不過環立在范相思身周的數枚森森劍影,簡直是赤裸裸的威脅。

久之,再也沒有誰敢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先是受到精神上的傷害已經夠可憐了,還要被徹底的洗劫一空,這是人會幹的事嗎!

好吧,灰幻是妖,范相思是劍靈。

兩個都不是人。

也有受害者曾經私下嘀嘀咕咕:那兩個傢伙其實根本早在一起了吧?傷害起公會同伴簡直是天生一對!

不過不管公會裡的八卦再怎麼傳,只要當事人還沒有鬆口給出肯定答案的一天,灰幻和范相思之間究竟有沒有修成正果,就注定是個不解之謎。

柯維安曾經大而無畏的找上……自己的師父,也就是對天下事可以說幾乎無所不知的張亞紫暗中打探。

他哪敢真的直接找上范相思,怎麼想就是會被坑到要脫褲的節奏好嗎?

張亞紫從書裡抬起頭。雖說現在網路發達,許許多多的資訊在上面都能夠找得到,她還是喜歡實體的紙張的感覺。

神名是「文昌帝君」的女子挑起眉,鳳眼似笑非笑地一睨。

「呆子徒弟,我可以告訴你一個不為人知的情報。在灰幻追求起范相思,並且不遺餘力的鏟除可能的情敵之前,對於不喜歡、不感興趣卻又死纏爛打的傢伙,范相思奉行的主義是一劍砍過去,這樣夠明白了吧?再不懂的話,為師我也要拿你的智商無能為力了。」

柯維安難得沒有極力反駁自己可是天縱英才、英俊帥氣、智商無人能敵,他張著嘴,目瞪口呆地沉浸在巨大的震驚當中。

怎麼會不明白……

超級明白的好不好!

就在這一天,柯維安發現自己知道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於是他決定要收起以往為灰幻點上的同情蠟燭。

有什麼好同情的?

注定能脫離單身的灰幻根本就是一個人生贏家啊,混帳!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