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完正好碰上連假。

想到之前為了專心準備考試,已經連續兩個禮拜都沒回家去了,一刻打定主意,決定這個連假就好好的待在潭雅市,順便聯絡一下幾名高中好友聚聚。

尤其是一定得打個電話給自己的青梅竹馬,省得他們倆老是用各種方式拐彎抹角,或明示、暗示地表達他們覺得受到冷落,需要關注、需要愛來灌溉。

回想起那兩雙猶如閃爍著委屈的淺藍眼眸,一刻就感到好氣又好笑。

都幾歲的人了,鬧起脾氣來有時都像小孩子一樣……虧他們平常明明是那麼冷靜理智的性子。

一刻返回寢室收拾東西的時候,並沒有見到另外兩名室友。

雖然他們都是同系,不過選修課上仍有部分不同,因此自然有人的考試早結束,有人相對的晚。

一刻沒特別去記柯維安和曲九江這時間點有修什麼課,也不曉得他們考完了沒有。

這名白髮男孩最多只是在門板上貼張字條,提醒他們如果要回家的話,務必、絕對,把自己的垃圾處理完再滾蛋。

他拒絕回來後看見房間裡滋生出蟑螂,否則他不單會用拖鞋把蟑螂砸了,還會用那拖鞋狠狠地扔向他們。

確定完東西都有帶上,一刻拎著背包,鎖了房間門,踏上睽違兩個禮拜之久的返家之路。

 

在大多數的大學生眼中,兩個禮拜沒回家,基本上是稀鬆平常。尤其在外地住得越久,往往會變成碰上寒暑假才會回去的境況。

不過一刻是能回去就盡量回去。

一來,繁星市和潭雅市之間才相隔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客運班次又多,往來其實相當方便。

二來,只要一刻一想到自己不在家的那個禮拜間,家裡很可能會被他的堂姐弄出什麼驚人景象,例如垃圾森林之類的,他就覺得太陽穴在隱隱抽痛,巴不得能可以立即插翅回去,好確保家裡環境的整潔。

沒錯,一刻的堂姐雖說從年齡來算,是名成熟的社會人士,還是補教業界的知名國文老師——附帶一提,還是位鄰家大姐姐型的親切美女,可惜已經名花有主死會了——然而這位美女,在弄亂環境和製造髒亂上,是名貨真價實的「天才」。

注意,這裡的「天才」百分百不是褒義辭。

一刻剛唸大學的那時期,就曾經因為太過擔心自家堂姐被雜七雜八的物體淹沒,忍不住三天兩頭就衝回潭雅市,檢查惡夢有沒有成真。

最後連宮莉奈都看不下去,難得對自己的堂弟板著臉,端起了姐姐的架子,三令五申的要他好好留在繁星大學,不要兩地奔波,要享受大學生該有的生活。

例如社團啊、戀愛啊、打架啊。

……到底哪個大學生會把打架當成生活必備品啊!一刻不止一次的想吐槽宮莉奈的論點,更何況他可是答應了蘇染和蘇冉,會盡量的不給自己惹麻煩上身。

至於這條約定在大一下的時候就破壞得差不多,倒也是一刻當初始料未及的。

總之,面對堂弟擺出了「我不相信,我才不要下次回來看到妳被垃圾埋住,還上了地方新聞」的倔強表情,宮莉奈在別無他法之下——畢竟她也是有點心虛,一刻舉的例子要發生實在太有可能性了——只好祭出了殺手鐧,搬出未婚夫的名字,強調會時常叫對方來監督一下自己的。

說起江言一,一刻打從和他認識起,就和他互看不順眼。可對於他這個人,一刻還是非常信得過的。

首先,江言一締造了至今無人製造的記錄。即使在目睹宮莉奈的房間(這裡要讀作「腐海之森」)也未曾退卻一步,更遑論是撼動他的追求之心。

要一刻來評斷,就是名真.勇者。

別人是為愛盲目,落在江言一身上,就是為愛而瞎了。

至於為什麼明明只是打算搬出未婚夫名字擋一下的,到頭來卻演變成一刻和江言一達成協議,答應讓後者住過來,和自己展開半同居生活這點,宮莉奈怎麼想都想不透。

不管如何,有了江言一負責照顧好宮莉奈,一刻每次返家都不再是抱著提心吊膽,深怕遇上任何驚嚇的心情了。

這一次連假也不例外

從客運轉市公車,再從市公車上走下,回到住家附近的一刻一派輕鬆自在。然而他並沒有想到,家裡這時候正有著另一份他意想不到的「驚喜」在等待著他。

「我回來了。」一刻打開大門,下意識地對著屋裡說了一聲。他的音量不大,屋內倘若有人的話可能還會忽視。

不過,這也只是一刻的一種習慣而已。

就像他出門前,都會說一聲「我要出門了」一樣。

將鞋子塞進鞋櫃,一刻注意到裡頭多了幾雙似乎不是自個家的鞋子。

會這麼猜測,也是因為看見室內拖鞋少了好幾雙。

有客人來嗎?誰?一刻滿懷納悶,但也沒多想,大步就往客廳的位置走去。

這個時間點,最可能在家的就是宮莉奈了,江言一估計還在學校裡。

隨著走近客廳,自裡面飄出的說話聲也證實了一刻的猜測。

「你們這樣……我也……」

那是宮莉奈的聲音,聽上去還帶上幾分困惑。

怎麼回事?難不成有推銷員硬是闖進來嗎?一刻的眉頭一皺,臉色一沉,三步併作兩步地趕到客廳門口。

第一眼見到的就是宮莉奈,而坐在其他沙發上的,卻不是想像中的惡質推銷員,赫然是蘇染、蘇冉……還有柯維安!

為什麼柯維安那小子會在他們家?他今天難道沒有考試嗎?不然怎麼有辦法比自己的動作還要快?

接二連三的疑問湧上一刻心頭,他震驚地忘了出聲,呆然地杵在門口。

也就只有蘇冉冷不防往門口方向一望。

安靜寡言的俊美男孩露出一抹很淺的微笑,揚手做了一個「等等」的手勢。

等?是要等什麼?一刻一頭霧水地瞪著蘇冉,沒想到就在下一秒,包含蘇冉在內,客廳裡的三名客人居然無預警地齊齊低下頭,異口同聲的喊道:

「莉奈姐/姐姐大人,請把一刻/小白交給我們/我吧!」

……三小啊?一刻剎那間目瞪口呆,他木然地逐一環視過滿臉訝異的宮莉奈,嚴謹認真的蘇家姐弟,以及雙眸閃閃發亮的柯維安,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幹!肯定是他進來時打開門的方式不對!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