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一刻在面對自己的青梅竹馬,大多時候,人權是壓根不存在的。

而不能否認,絕大多的因素都是一刻拿蘇染和蘇冉沒輒。

只要被那兩雙相似又相異的淺藍眼眸無聲地凝望,特別是當裡頭還滲著幾縷委屈,一刻瞬間就是兵敗如山倒,最後只能舉起雙手投降,無奈又縱容地答應了對方提出的請求。

例如一起上下學,一起吃便當,一起參加社團活動……等等。

還有被他們倆綁架,好一起出去玩……

「暫停一下!我他X的是答應你們出去玩,可沒答應被你們綁架!」一刻咬牙切齒地擠出低吼,青筋在額角突突跳動,本來就不可親的臉看上去越發嚇人了。

但是這份怒氣,顯然嚇不倒一左一右將一刻夾坐在中間的蘇染和蘇冉。

「嚴格講,這可不是綁架。」蘇染從黑色小冊子內抬起視線,色素偏淺的藍眼珠在光線照射下,恍如剔透的玻璃珠,「我們只是順便在行動上幫一把而已哪。」

「同意,只是加快出發速度。」蘇冉側過臉,耳機沒摘下,卻也沒有遺漏另兩人的任何一句話。

「聽你們放屁,最好是啦!」礙於現下的場合還有他人在,一刻將音量放低,氣急敗壞地狠瞪了兩名好友一眼,「老子才剛到家,房間都還沒進去,人就被你們拖出來了……是有必要那麼趕嗎?啊?」

「當然是為了把握能和小白你在一起的時間嘛。越早出發,相處時間就越多,我完全可以理解蘇染和蘇冉的心情。應該說,幹得太好了!」前方的柯維安回過頭來,笑容滿面地說道,看得出他的心情相當好。

「好你妹,你以為我會忘記你也是幫兇嗎?」一刻冷眼瞪著柯維安,姆指帶有恫嚇意味地往脖子前一劃。

柯維安立刻嚴肅的說,「小白,那一定是當時有外星人附我的身了,那些行為不是我做的,你要信我!」

「信你個蛋!」一刻這句話也是壓低聲音地怒喝出來。他一掌拍上柯維安的臉,也不管對方悶聲地喊著「鼻子!鼻子要扁了啊」,使力地將那顆腦袋壓回去,「坐好,張叔還在開車。」

是了,這就是一刻為什麼會極力控制音量和髒話的原因了。

眼下這個場合,或者說這輛車上,還有著第五個人在。

「沒關係、沒關係,不用在意我。年輕人活潑是好事,墨河少爺也很喜歡你們這樣呢。」坐在駕駛座開車的張叔樂呵呵地開口。

他是名和藹親切的中年人,他口中的「墨河少爺」不是別人,正是一刻的高中同學,夏墨河,同時也是和一刻交情好的神使同伴。

彷彿像是在強調著小輩們真的不用在意自己,儘管無壓力的打鬧,張叔從上方遮陽板的內層摸出一副太陽眼鏡戴上,目不斜視地專心開著車。

柯維安躍躍欲試地又想扭回頭,卻被一刻兇惡的視線瞪回去,只得哀怨地縮著脖子,乖乖在副駕駛座上坐好。

嚶,他也想坐親愛的旁邊,或者大腿上也可以呀……一個人坐前面很孤單寂寞冷的說……

為了排遣內心的哀愁,柯維安決定搬出他的筆電,沉浸在新抓的動畫裡面。

一刻當然不清楚柯維安的內心活動。應該說,他完全沒興趣知道,他才不想打開那扇邪教的大門。

白髮男孩吐出一口氣,將臉埋在掌心裡。

倘若要問起為何他們一行人此刻會待在一輛車上,而且擺明正前往某個特地目的地……

那麼他只想說,他該死的也想弄明白事情怎麼會朝這情況發展!

按照一刻原本的想法,他們一夥人的出去玩,估計就是在潭雅市走走逛逛。哪裡知道下一秒就會被自己的青梅竹馬夾持,迅雷不及掩耳地把他拉出門,一輛黑色轎車則像事先說好地適時抵達,接著他人就被塞進車子裡面了。

門一關,車子俐落發動,揚長離去。

從開始到結束,不過數分鐘,堪稱是一場迅如風的「綁架」。

類似的綁架以前不是沒有過,可動用到車子還是頭一遭。

等到一刻好不容易回過神,就變成了蘇染在左,蘇冉在右,柯維安在副駕駛座,駕駛座上的則是一名不算陌生的中年男子。

即使好一陣子未見,一刻還是記得對方,那是夏墨河家裡的司機。

登時間,一刻就意會過來,原來連夏墨河也在這次事件裡摻上一手。

「下次夏墨河有回來,好歹先說一聲行不行……」一刻放下手,頭往椅背大力一靠,閉著眼睛,有如抱怨地嘀咕。

不過和他熟識的人就能聽出來,他其實沒真的在生氣。

不管怎麼說,能夠和至國外留學的朋友見面聚聚,一刻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還有目的地,跟要玩幾天幾夜啥的……你們也全都沒講,老子身上可是連件換洗衣物也沒有。」

「用不著擔心,一刻。」蘇染像記錄完事情,「啪」地將黑色小冊子闔上,塞進隨身包包裡,「我和蘇冉都做好萬全的準備。你的衣服、褲子、襪子都有。」

「內褲也有,絕對合尺寸。」蘇冉做出保證。

「真是謝謝你們喔。」一刻沒好氣的咂舌,換來蘇染,蘇冉異口同聲的回答。

「不客氣。」

聽見兩人素來淡然的聲線揉進了愉快的笑意,一刻登時被弄得沒脾氣了,反正他就是拿這兩個人沒辦法。

「你們根本是天生來剋我的吧……」一刻咕噥,沒看見蘇染他們忍峻不住的露出微笑,「行了,隨便你們想計畫什麼驚喜,但總可以告訴我目的地是哪裡吧?」

「對呀對呀,所以我們到底要上哪去?」前方的柯維安再度扭過頭,興沖沖地問道。

「把你載去賣啦!」一刻睜開眼睛,惡聲惡氣的說,內心則是吐槽柯維安什麼也不知道,就跟著參與了「綁架行為」。

「不要啊,甜心!你怎麼能捨得?」柯維安立刻可憐兮兮的瞅著一刻,像是受傷的小動物。

一刻對這裝無辜的眼神多少滋生點抵抗力了,他皮笑肉不笑,斬釘截鐵的說道:「絕對捨得。」

「嗚喔!」柯維安按著胸口,感到自己的玻璃心要碎了,「甜心,你太無情、太無義、太無理取鬧啊……」

「鬧你妹!閉嘴,聽蘇染說話啦。」

「喔。」柯維安連忙闔上嘴巴,雖然他還是搞不清楚一刻說的究竟是女生的蘇染,或是男生的蘇冉。

待車廂內回復安靜,蘇染這才雲淡風輕似的宣佈答案。

「我們要去的地方,是狐狸村。」

 

=================================

◆通販預購頁面◆

http://seemoon.biz/mall/index.php?manufacturers_id=63

CWT印量調查◆(已選通販預購的人請勿填寫)

http://ppt.cc/u0Og6

◆「帝君款」明信片抽獎活動頁面

http://ppt.cc/Fwwxt

=================================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