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村,是近期在南部大紅的觀光景點。雖說名字中帶有狐狸,可實際上那裡並沒有眾多的狐狸出沒。會有此名的由來,其實是因為那地方專門生產和狐狸有關的產品,甚至連環境佈置也是加入了許多狐狸的元素。久之,就成為一項另類特色,「狐狸村」之名開始不脛而走。

但凡是遇上假日,往往會從各地湧入大量的觀光客。

不過或許是因為今日是連假的前一天,人潮不若想像的多,停車場的車輛更是稀稀疏疏。這不由得令一刻鬆了一口氣,他實在很不喜歡人擠人的地方,那壓根就別想看到什麼風景,看人還差不多。

張叔沒有將車開進停車場裡面,而是在狐狸村入口附近停下。

那裡正等候著一抹人影。

像是為了抵禦強盛的日光,人影撐著一把陽傘,手指細長白皙,柔髮的黑髮紮綁成一束長馬尾,秀麗的臉蛋上噙著令人心情舒坦的淺淺笑意,一身雪紡紗白洋裝襯托出其優雅的氣質。

任誰看了,都會不自覺認定這是名教養極好的大家閨秀。

只不過這個「誰」裡面,卻不包括車內的一刻等人。

「嗨,一刻同學、蘇染同學、蘇冉同學。還有維安同學,你好呢。」車門一打開,外邊的夏墨河笑吟吟地彎下腰,和眾人逐一地打著招呼。

「你好、你好,墨河你的美貌值依舊高得驚人哪。」柯維安也熱情地回應,並再一次讚嘆起一刻這位男性友人的美貌。

夏墨河,真實性別是男性,自稱有中度女裝癖,加上嗓音偏中性,喉節突出也不是太明顯,一旦穿上女裝,活脫脫就是名氣質高雅的美少女。

「哎,感謝你的誇獎。」夏墨河抿唇一笑,稍微退開一些,好方便車內人出來,「張叔,謝謝你了,回程的時候就不麻煩你了,我們再自己搭車回去就行。」

「好的,少爺你們好好玩啊。」張叔朝著眾人揮手告別,很快又開著車離開,沒一會的工夫就消失在轉彎處。

「夏墨河,你在這等很久了嗎?沒碰上什麼無聊的搭訕吧?」一刻皺眉問道。

他這擔心不是平白無故。當初在高中時期,只要他們一夥人出門玩,夏墨河又穿女裝的話,三不五時就容易有男性上前攀話。

「差不多只等十分鐘而已,我時間拿捏得還不錯。搭訕的話沒有,倒是剛剛去男廁時,不小心把人嚇得奪門而出。」夏墨河收起傘,愉快地說道。

一刻不禁要翻下白眼。要是不知道夏墨河的性別,換作是他,估計也要奪門而出了。

「住宿的地方已經可以入住了,我先帶大家過去,順便放個行李。噢,對了。」夏墨河頓了頓,忽地對一刻揚起意味深長的笑容,「一刻同學,到時有驚喜喔。」

一刻瞪著那張超脫性別的美麗臉龐,某種預感在告訴他,夏墨河口中的驚喜,音有很大的可能性要唸作「驚嚇」。

而數分鐘後,迎至一刻眼前的景象,證實了他的預感沒錯。

真的要讀作,驚、嚇。

「好慢啊,一刻,妾身等你們等到快睡著了哪。」

在足以容納十個人入住的豪華雙層小木屋裡,客廳的沙發上正坐著一名嬌小玲瓏的身影。

小女孩穿著滾邊的粉色小洋裝,細眉大眼,僅用髮帶固定住的長長黑髮像一匹上好的綢緞。五官就如瓷娃娃般精織,眉宇間有絲與生具來的傲氣,外貌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走進小木屋的一刻瞬間就呆住了。

「一刻、一刻,部下三號,快回魂喔。」似乎不滿一刻的沒反應,那道脆生生的童聲又揚起,小女孩粉嫩的腮幫子還有些鼓鼓的,「說好的一打布丁呢?趕緊拿給妾身呀,妾身可是在這等你們等到快海枯石爛了。」

「幹!從來就沒有說過那種東西吧?鬼才跟妳說好!」一刻反射性罵道,下一秒才像徹底的回過神。他伸出食指,眼眸瞪大,幾乎是不敢置信地比著那抹粉色的小巧人影。

那不是幻覺,幻覺可不會開口說話兼頤指氣使的索討布丁。

「妳……為毛妳會出現在這裡?我操!你們不是去度那個第幾次的蜜月了嗎?織女!」

「是第九百二十九次唷,一刻。」織女嚴肅地糾正道。

「夭壽啦,也太多。」

「才不多呢,新目標是一千次。真是的,一刻,要冷靜些,太毛躁會討不到老婆的……唔,好像也不會。」目光掃過一刻身後的人們,織女自言自語地說。接著又從沙發上站起來,改踩上比沙發還高一截的長桌,雙手插腰。

「這裡也是蜜月安排的地點之一,我等出現在這是理所當然。好了,一刻,為了彌補你沒帶布丁的過錯,妾身命令你,現在就讓妾身抱一個吧。做娘親的給自己女兒抱抱,是天經地義!」說著,織女張開雙臂,做出一記等待擁抱的姿勢。

一刻一再受到挑戰的理智線「啪」地斷掉了。

「女兒你老木啊!」忍無可忍的怒吼聲幾乎是響徹整棟小木屋,「老子的性別是男的、男的!妳女兒應該是指左柚才對!」

「欸?可是左柚前世是妾身的兒子呀。」

「但她今世的確是……我操!我幹嘛要跟妳爭這個?」一刻的語氣聽起來都透出一絲悲憤了。

「妾身不介意,反正一刻你向來都爭不贏妾身的。」織女理所當然的昂高尖細的下巴,「趕緊認輸,過來讓妾身抱抱吧。」

「想都別想!」

「小白不想的話,我我我我——超級想要的!」柯維安趁機自後頭鑽出來,迅雷不及掩耳地就往前奔,雙眼閃亮得像盛滿星星,「織織織織女大人啊,求妳給我一個用盡力氣的美妙擁抱吧!」

「啊。」夏墨河突然輕喊一聲,「我忘記跟維安同學先提醒了。」

夏墨河的後半句還未說出來,答案在下一剎那就自動揭曉。

就在柯維安距離織女只剩三步之遙,說時遲、那時快,數道利芒乍現,瞬間是「咻咻咻」地朝著柯維安招呼過去。

捕捉到閃光的柯維安本能地煞住腳步,然後等他看清鞋尖前插立著什麼的時候,他僵著身子,一動也不敢動。隨著他的額前有一撮髮絲輕輕飄地被削落下來,冷汗更是跟著滲出他的額角。

柯維安吞吞口水,驚險插在他身前地板上的,竟是數根黝黑細長的鳥類羽毛。

那應該是柔軟的鳥羽,卻有辦法沒地三分,足以看出那究竟有多麼鋒利嚇人。倘若是真的招呼至人的身上,就是戳出洞的下場了。

「喜鵲也在呢。想要靠近織女大人的話,很容易遇到危險的。」夏墨河終於把後半段的句子補完。

「哎呀哎呀,要是敢對織女大人動手動腳……」銀鈴似的咯笑聲來自二樓,從欄杆後飛出了一抹巴掌大的迷你身影。

雖然體型迷你得不科學,但從外觀上來看,的確是一名貨真價實的荳蔻少女。

那身影迅速落坐至織女頭頂上,白瓷般的臉蛋上鑲著兩顆古靈精怪的烏黑眼珠;黑髮綁成多條細長的小辮子,背後一對收攏的鴉黑色翅膀和其名字相互呼應。

「下一次,喜鵲我就會將你捅成篩子唷。」喜鵲綻放出看似甜美的笑顏,可眸裡射出的是比刀子還鋒利的光芒。

見到喜鵲出現,一刻不感到驚訝。那個護主狂基本上是不會離開織女身邊的,就算織女是在蜜月期間也……等等。

一刻的思緒像忽然卡了殼,他怔了怔,隨後猛地醒悟到一個事實。

織女說她在度蜜月,也用了「我等」的複數量詞……也就是說……

「捅成篩子是太粗暴了點,但要是下次再有同樣事情發生的話,我覺得我也許會贊成喜鵲的意見呢。」

低滑悅耳的男性嗓音自小木屋附設的廚房裡傳出,一名男子很快端著切好的水果走了出來。

縱使不是一貫的西裝,而是換成偏向休閒風的穿著,那名擁有一雙勾人桃花眼的男子仍然是俊美得令人屏息。

「你是一刻的同學吧?初次見面你好,一刻受你照顧了。」牛郎放下水果盤,走至柯維安的面前,態度親和地朝他伸出手,「我是牛郎。」

「啊,我叫柯維安。」柯維安幾乎是受寵若驚地和眼前的美男子握著手,「小白的爸爸,你好你好,我可以直接喊你岳父大人嗎?」

「我聽你靠夭啊!」一刻黑了臉,一掌搧向柯維安的後腦。

「好痛痛痛……我只是不小心語誤啦!」柯維安抱頭哀叫,「真的語誤、真的語誤,小白的青梅竹馬千萬別誤會,我的目標一直都是織女大人……呃,我剛是不是不小心透露出什麼不該說的?」

「妾身不介意唷,這表示妾身很有魅力嘛。」織女跳了下來,她的一句話讓喜鵲彈下舌,只好收起手中的利羽,「但是妾身唯一深愛的人是夫君哪。」

「我唯一的摯愛也只有織女妳。」牛郎彎身將織女抱了起來,桃花眼裡滿是柔情蜜意,「只是,我還是希望剛才的發言不要再出現了。」

牛郎瞥向柯維安,笑得溫和親切,「畢竟,男人的心眼有時候是挺小的。」

「小得跟芝麻綠豆差不多。」喜鵲不屑地冷哼,「織女大人怎麼會看上你這心眼小、氣量也小的傢伙?」

「當然是因為愛。」牛郎笑容可掬地反擊回去,「但連別人夫妻蜜月都要跟來的鳥,可能不懂吧?」

「呵呵,我這是要保護織女大人的安全,免得她遭受狼爪。」

「狼?這裡不是狐狸村嗎?妾身沒看見和狼有關的東西耶。」織女困惑地眨眨眼,渾然沒發覺在她上方交錯的兩道視線,已經撞擊出針鋒相對的滋滋電光。

「小白,這該不會就是你提過的……」感到危機退散的柯維安小小聲問。

「啊,名場景,牛郎、織女、喜鵲的三角戀。雖說某個丫頭神經大條,從沒發現某隻鳥巴不得讓『牛郎織女』變成『喜鵲織女』。」一刻面無表情的說。

 

 

=================================

◆通販預購頁面◆

http://seemoon.biz/mall/index.php?manufacturers_id=63

CWT印量調查◆(已選通販預購的人請勿填寫)

http://ppt.cc/u0Og6

◆「帝君款」明信片抽獎活動頁面

http://ppt.cc/Fwwxt

=================================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