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貌猙獰嚇人的黑色野獸在咆哮。

它有四蹄,可是又拖著一條沉重的魚尾,尖刺散佈在它的頭顱周遭,一雙猩紅似血的眼睛就像是噴出滔天的怒燄。

人立起來超過一般人類的黑獸又憤怒地咆吼了一聲,它的外表絕非是這世上的野獸會擁有的,更遑論它還能口吐人語。

「該死的、可恨的……神使!我會吃了你們吃了你們吃了你們!把你們的眼珠挖出,四肢扯下,內臟扯爛,然後一點也不剩的通通吃下肚!就像我等吃下了全部欲望般的──全部吃下肚啊!」

黑色的野獸,或者說是黑色的怪物,在月夜下驟然凌空躍起,嘴中的黑色舌頭竟如長鞭地延伸甩出,鎖定的目標就是離它最近,看起來也最弱小的娃娃臉男孩。

雖說是夜晚時分,小公園裡本就少有人煙,可是以怪物的音量足以招引附近的民眾好奇前來探個究竟。而等到一般人目睹了它恐怖的姿態,瞬間就會造成偌大的騷動和恐慌。

但是,別說那驚人的嘶吼沒有引來任何人,甚至就連公園外有人車經過的時候,無論誰都像是不曾發覺公園裡的異狀。

就彷彿他們沒有看見那隻超乎常理的漆黑怪物,還有三名手持醒目武器的大男孩。

平常人是絕對沒辦法看見的,因為在這座小公園的周邊,是圍起了一圈肉眼看不透的神使結界。

凡是在結界裡發生的戰鬥、破壞,都不會反映到現實上。

結界外,和事件無關的無辜民眾也不會受到波及。

在他們眼中看來,那就只是一座引不起他們丁點興趣去接近的小公園。

而現下,在公園裡攻擊三名年輕人的怪物,正確的名稱是瘴或瘴異。

它們是擁有血紅雙眼,專門吞噬人心欲望的,妖怪!

面對朝自己逼來的粗長舌頭,頂著一頭捲翹髮絲的娃娃臉男孩卻沒有露出一絲畏色。相反的,他還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眼眸內閃動著「終於等到了」的光芒。

下一秒,抓握在他手中的巨大毛筆靈活飛舞。瞬間,飽含金豔墨水的筆尖就往那條長舌上畫出一氣呵成的筆劃。

彷彿像遭到高溫灼燙,漆黑的舌頭表面登即冒出滋滋聲響和白煙,舌頭的主人更是發出痛苦的嚎叫。

在空中的巨大身軀像是耐不住劇烈的疼痛,驟然從高處摔落下來。

逐漸放大的陰影籠罩在表情從得意轉為驚悚的娃娃臉男孩臉上。

「什──等等等等!這發展不對吧!」男孩瞪大了眼,發出了趨近尖叫的吶喊,素來靈活的頭腦在這一刻間像是罷工了一樣,連帶的雙腿也忘記拔起奔跑。

眼見那砸下的龐然大物,就要把那抹依大學生年紀來看,體型卻過份瘦小的人影壓在底下,千鈞一髮之際,另一道影子疾如風地撲了過來,蓄滿勁道的手臂勾上了對方的身子,及時將人帶離了危險區域。

「磅」的一聲,黑獸重重摔砸在地面,將四周的花圃和長椅壓得崩垮,大地也跟著晃震一下。

但它似乎未感覺到身軀撞地的疼痛,更可能是從舌頭漫延開的劇痛已經傳達至全身,佔據了它所有的感知。

「啊啊啊啊啊──」不成調的嘶吼隨著在地面打滾的漆黑身子迴盪在夜色裡。

瘴看起來想要縮回舌頭,可是仍在滋滋作響的舌面令它心生畏懼,粗長的舌頭只能大半垂掛在嘴巴外,看上去竟有絲悽慘。

與其同時,將同伴從壓扁命運下救出的白髮男孩,則是在一站穩後,便將挾抱著的「重物」往地上一扔。也不管對方可憐兮兮地哀叫出聲,他本就兇惡的眼角一吊,火氣蹭蹭蹭地往上竄,橫眉豎眼地對著跌坐在地上的人大罵。

「幹恁老師咧!你是想什麼想到連逃跑都忘了?柯維安,你是想被瘴壓成肉醬嗎?啊?」

「聽起來就難吃得要命。」有人漫不經心地從旁捎來了這句話。

明明是低沉悅耳的嗓音,但強烈到像要滿溢出來的嘲弄,往往蓋過了聲線本身的美好。

綁著馬尾的鬈髮青年看也不看地將一把長刀擲出,烙著白色花紋的鋒利刀身當場扎穿瘴本想往白髮男孩掃去的笨重魚尾。

無視瘴又傳來一聲慘叫,曲九江想了想,慢條斯理地再補上一句評論,「還令人倒胃口。」

「可惡,你這前室友甲閉嘴啦!」柯維安怒氣沖沖地朝既是半妖也是神使的曲九江比出一記中指,然後在對方眼珠染銀,陰冷地射來目光之前,他的表情快速一變,淚汪汪的向白髮男孩哭訴。

「小白啊、甜心啊、哈尼啊……人家只是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嚶嚶嚶,我好怕喔,而且你看曲九江還欺負我這柔弱天真無邪的美少年……」

「我操,給我向那三個形容詞說對不起!」一刻黑了臉,但眼中的怒氣有退減的跡象。

他也不是不明白人在危急時刻,有時候反倒會動彈不得,只是方才的那一幕讓他心臟差點停了一拍,才會導致怒氣和擔心混在一起,一併爆發。

用眼刀警告自己的神使別再說什麼諷刺人的話,一刻吐出一口氣,向柯維安伸出手,讓他能借力站起。

柯維安的眼珠轉了轉,思索著自己要不要趁機撲上去,就能獲得他家甜心的一個擁抱──只不過立刻被揍飛的機率超過百分之七十,旁邊的顧人怨室友也可能來落井下石,還是先不要好了。

轉瞬間就分析完利弊,柯維安選擇乖巧地藉由一刻的拉握站起身子,還不忘衝一刻眨巴著眼,表示「我很乖,什麼都沒亂做」。

一刻只當對方的眼睛抽筋。

「你要不要明天去看個眼科?」一刻皺著眉建議,「我常看的那個醫生早上剛好有門診。」

「……咦?」

「柯維安,我看你眼睛老抽筋。」

「抽……什麼?小白,你怎麼會往那邊想?人家明明是向你訴說著愛意啊!」柯維安大驚失色的嚷,「我們的默契呢?愛呢?」

「死了,沒愛過。」一刻冷酷的回答,覺得給出認真意見的自己真是笨蛋。

柯維安像受到莫大的打擊,其中一撮平時格外挺立的髮絲,也頓地像霜打過的小草,垂頭喪氣的蔫了。

曲九江相當掌握時機地冷笑一聲。

柯維安惱怒瞪視,但在瞥見對方收了長刀,頭髮染紅,手臂上也燃起緋紅的燄火,登時很沒骨氣地退縮了,他可不想被人當做BBQ烤。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