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烏鴉?

一刻和柯維安下意識對望一眼,兩人不約而同地聯想到之前跟在范相思身邊的碩大黑鳥。

體型比尋常烏鴉來得大,喋喋不休得令人頭大的八金。

「是你在說話?」曲九江冷淡的問,神紋隱沒,皮膚卻泛過紅光,一簇灼灼緋燄眨眼躍燃在他的掌心,「一句話說清你的身分來意,否則燒了你,醜鳥。」

「燒你老木。」一刻沒好氣地一肘撞向自己的神使,「把你的火熄掉。你是不管怎樣一定要吸引仇恨值才爽快嗎?你這毛病他媽的什麼時候才能改過?我再說一次,熄、掉。」

「……呿。」曲九江別過臉。

「甜心,你奢望他,不如先等班代對你告……咳咳咳!沒事,我語誤。」思及自己要是沒經得楊百罌同意,直接將對方的愛慕告知一刻,自己的下場可能會不太妙,柯維安及時收住句尾,向一刻露出無辜的笑臉,再向似乎被曲九江的妖氣震懾得瑟瑟發抖的烏鴉招下手。

「哈囉,你是八金的同伴嗎?還是說你認識范相思?」

「嘎嘎!小的和八金是眷族,更是相思大人手下的第八十九號!請叫小的八九即可!」自報姓名的八九拍拍翅膀,迅速飛了下來,停在長椅上,讓柯維安他們能更近距離地看清自己。

「八十九號?」一刻忍不住對那數字咂舌,「范相思到底是收了多少手下啊……」

「別問我,甜心,也別問范相思,她會跟你收錢的。」柯維安嚴肅的說。

「咳嗯,嘎!」八九完美地發出了清喉嚨般的聲音。牠挺直了身軀,腦袋昂高,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像隻菁英烏鴉,「小的和部分同伴是潭雅的居民。相思大人有交待,隨時要能幫上神使大人們的忙,那名雌性人類就請交給我們吧。特務鴉團隊,使命必達!」

像是要證明自己所言不假,八九忽地啼叫一聲,聲音未歇,從夜幕裡倏然急速逼近了一小片黑雲。

不對,那不是黑雲,赫然是一群外表和八九幾乎分不出差異的漆黑烏鴉。

「大人們,牠們是七十號到八十八號,我們這就去執行任務了嘎!」八九精神抖擻地一拍翅,飛快加入同伴的行列。

在一刻他們的注視下,眾烏鴉乘載著失去意識的少女,訓練有素地飛離了小公園,留下原地看得有些目瞪口呆的一刻和柯維安;以及感到無聊,忍不住打起呵欠的曲九江。

半晌後,柯維安率先找回了聲音,「呃……既然那些烏鴉沒說這是付費服務,估計回去後也不用擔心范相思進行勒索了,吧?」

「老子都沒跟她收房租了,還勒索個毛?」一刻翻翻白眼。但能有烏鴉幫忙,解決他們的煩惱自是最好。他拉回心思,把話題轉回到正事上,「剛才那個瘴,它也知道『唯一』的存在。」

「看樣子,以後沒辦法再靠有沒有聽過『唯一』來判斷是瘴還是瘴異了。」柯維安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小白,那名瘴也提到進化、唯一甦醒什麼的……加上之前和符廊香合作的瘴,就是入侵引路人的那隻。也許潭雅市的瘴,大多是知道『唯一』,並且致力要讓她再次甦醒的?」

一刻沉默下來,他無法肯定的去回應這項猜測。

即使是柯維安自己,也只是粗略的做出一個猜想。

就在日前,潭雅市出現了一名少年模樣的引路人。他抓走不少人形妖怪,將他們困入自己創造的異空間裡,就連一刻他們亦曾被捲進那裡頭,遭到敵方的耍弄。

可是到最後,一刻他們才赫然發現,引路人竟是當初情絲和符廊香前往符家,引發乏月祭事件前做出的人偶。

情絲雖滅,符廊香卻未真正死去。

那名失去身軀,和瘴異融合的鬼偶少女原來狡猾地保留了自己的本體,只分部分力量出去,製造出她已消逝在鳴火火燄中的假象。

事實上,符廊香在之後也潛藏到潭雅市,操控引路人,抓走妖怪,抽取他們的妖力,只為了要將這些力量奉獻給「唯一」。

「唯一」的其中一個封印就在一刻的家鄉,就在潭雅市裡!

縱使引路人最終遭到消滅,然而符廊香又一次的逃逸成功,如今不知是隱匿至何處。

其中最讓人震驚的,莫過於符廊香身上居然有情絲一族的力量。依她的說法,她是回頭吃了符邵音,也就是傾絲的骨灰。

可是,這極可能也是一個謊言。

神使公會不止一次的打電話詢問,從符家那得到的答覆清一色都是相同的──符家前任家主的骨灰安置在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確定沒有出任何差錯。

既然傾絲的骨灰未被奪去,符廊香身上有情絲一族的力量亦不假……事情至此,就像是陷入了一個死胡同。

「是說,我要對符家人的修養刮目相看了……」柯維安的手指抵住下巴,「被人問那種問題……唔啊,換成我估計都會發飆了。」

「所以公會的人上次被罵了髒話,掛了電話。」一刻說,「范相思早上講的,你沒聽到嗎?」

「沒沒沒,大概我正陷入高深的冥思中吧?」

「靠,那看起更像打瞌睡吧?說那麼好聽,下次應該讓你一臉栽進盤子裡的,幹嘛好心地叫你?」一刻給了鄙夷的一眼。

「我可以勉為其難的出借一隻手。」曲九江忽地插入對話,語氣還是薄涼薄涼的。

乍聽之下是個沒頭沒尾的句子,可是彼此好歹當過一整年的室友,一刻和柯維安立時就意會過來,對方指的是願意出借一掌之力,將某人的腦袋往盤子裡壓。

一刻挑了挑眉,沒同意也沒反對。反正曲九江要是真的實行的話,他還是會阻止的,萬一砸傻了柯維安和砸壞了他家盤子那還得了?那可是他特意集點換來的兔子盤子耶!

柯維安則是白了臉,忙不迭地和曲九江拉開距離,無論如何都不想近對方三尺之內。

「行了,別嚇柯維安。」一刻最後還是出聲警告曲九江,示意他別亂來,話鋒再轉回原來的討論上,「柯維安,那符芍音有聯絡過你嗎?」

「小芍音嗎?」一提及自己名義上的妹妹,柯維安的精神當下就全上來了,他眉開眼笑的說,「有啊、有啊,當然有。我們兩人的感情絕對可以用日進千里來形容呢,甜心。不過我絕對也不會冷落你的,信我。」

「信你妹,說正經的。」

「我一直很正經……呃,我是說小芍音也有問起公會為什麼一直打電話給他們家。嗯,我是沒將符廊香還活著的事先告訴她,想說別太影響到小孩子的心情。」

一刻點點頭,認同柯維安的決定。

就算符芍音的心性看起來相當成熟,可實際上,她也還只是一名八、九歲的小學生。尤其前陣子還經歷了祖母過世、父親又出國(其實符登陽早就死了)的事,一刻能明白柯維安想要保護那名白髮小女孩的心意。

「不說也好,『唯一』的事就別把她和他們家族扯進來了。」一刻皺著眉頭,「封印都在潭雅市了,就由我們負責找出來。」

「嗯嗯嗯,我也是和小白有相同的看法呢。」柯維安只差沒高舉雙手,表達自己的肯定之意,「只是要怎麼找出來,還真是一件超乎預期的大工程啊……」

一說起這個,包括一刻也不禁眉頭越發深鎖。

「唯一」的封印共分四方,除了一個是位在眾所周知的西山.岩蘿鄉之外,其他的封印位置,都必須借由上一個封印才能獲知情報。

換句話說,就是西山的封印裡藏著有關下一處封印的地理線索,以此來類推。

而這些線索,似乎又只有「唯一」的天敵,守鑰一族的族人方能夠解讀。

不過現在證明不止了,因為符廊香也知悉其中之一的封印就在潭雅市裡。

而一刻他們會知情,便是由安萬里告知的。

但是在日前與符廊香、引路人的對戰中,安萬里遭到了偷襲,受了重傷,只得先回公會閉關修養,無法留下來再給一刻他們更多的幫助。

安萬里自己也坦承過,他從上個封印裡得到的線索並不是明確精準的,僅僅是籠統又片段的訊息。必須要等那些環繞在訊息旁的迷霧逐漸消散,才有可能得到進一步的資料。

至目前為止,除了確定大範圍的地點是在潭雅市,線索就只有安萬里從公會那捎來的幾幅圖像。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