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月圓,人團圓。

適逢三天連假,繁星大學的學生們也大多返鄉過節去了。

一刻他們也不例外。

說到中秋節,比起柚子、月餅,大家更印象深刻的反而是烤肉。

一家烤肉萬家香,這幾天晚上凡是走在路上,總能聞到自四面八分飄來的濃濃烤肉味,教人聞得忍不住口水直流。

在織女的發號施令下,一刻家裡也不能免俗的加入了烤肉行列裡。

比起以前,近幾年來,宮家的中秋是越來越熱鬧。

除了一刻、宮莉奈、江言一、織女、牛郎、喜鵲之外,回到潭雅市的蘇染、蘇冉也一早就過來一刻家報到,幫忙採買食材或做點烤肉前的準備。

等到了晚上,就連尤里也帶著花千穗一起過來蹭烤肉吃了。

可惜的是夏墨河人在國外念書,只能透過視頻感受一下這邊的氣氛。

那張美麗如畫的面龐上雖然仍帶著微笑,但隔著屏幕,還是能看得出那一絲的哀怨與羨慕。

院子裡吵吵嚷嚷、熱熱鬧鬧,笑聲和說話聲時不時的交織在一塊,就連蘇染和蘇冉的表情也變得比平常多了,相似的藍色眼眸熠熠生輝。

「一刻!妾身要吃肉、要牛排!快去冰箱拿出來!」

「在吃之前先摸摸妳的肚子啦!沒看到都凸出來了嗎?」

「才……才沒有這種事的!明明就很平坦!」

「喂,混蛋白毛,你眼睛是盯織女大人的哪裡啊?」

「我贊同喜鵲的話哪,一刻。織女曼妙的身材是不能隨便讓人看的,就算你是我們的孩……」

「幹喔!老子又沒說不去拿……還有誰會想盯那個一馬平川的四季豆蘿莉!」

將織女氣急敗壞的大叫拋在後頭,一刻進去屋裡補新的烤肉食材,順便從桌上撈起正好響起的手機。

「用Line說的話似乎沒誠意,我可不想讓人以為我們楊家的人不懂禮貌,所以,我只是要來說……」

「楊百罌,中秋快樂。」

「!!!中、中秋快樂……我真的只是要說這個,珊琳在叫我過去放煙火了……對了,那個,爺爺說下次你們也可以來我們這烤肉,而且有曲九江在,生火什麼的也很簡單。」

想到自己神使的火焰技能,一刻無比同意楊百罌的話。

剛結束通訊,另一通電話又迅速響起了。

一刻拎著一袋的肉,邊接聽手機邊走回院子。

「小白啊~~~~」另一端劈頭就是一句像撕心裂肺的大喊。

一刻手一抖,險些掉了手機。

「柯維安,你是叫魂嗎?」一刻將手機拿遠一點,順便將肉遞給了蘇冉。

男性們就是負責烤,女性們主要負責吃就好。

至於牛郎織女或是江言一、宮莉奈,還是尤里、花千穗之間的相互喂食,一刻裝作沒看到。

看太多眼睛可是會被閃瞎的。

「一刻。」似乎是發現一刻沒什麼吃到,蘇染從旁夾了肉過來。

一刻對自己的青梅竹馬比了一個「妳先吃,我待會再吃」的手勢,繼續和柯維安講電話。

「小白啊……」柯維安的語氣變得格外哀怨,「我跟你說……」

「長話短說我就聽。」一刻冷酷的回答。

柯維安發出了像是噎到的聲音,顯然他原本是想長篇大論。

「好過分,愛呢?」

「沒愛過。」

「好傷心,我就知道甜心你無情、無義……」

「你他媽的才無理取鬧。」一刻大翻白眼,注意到蘇染的杯子空了,直接拎了一瓶可樂塞過去,「給你一分鐘說完想說的話,包括中秋節祝賀。」

「咦咦咦?親愛的,你怎麼知道我想對你說這個?!」

「廢話,因為我也打算對你說這個,白癡。中秋節快樂,替我跟帝君他們問好。」

「小白也幫我向織女大人轉述我的愛意啊啊啊——啊,不過重點不是這個。」柯維安激動的「啊」突然轉了一個音節,變成哀愁的「啊」,「小白,我現在好後悔沒有緊黏著你到潭雅市,雖然這裡有里梨有甲乙、丙丁、庚辛,還有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老大……但是、但是,公會裡現在的氣氛超超超低氣壓的!」

「啊?為啥?」一刻頓地被提起好奇心了,「你們那不是也在開烤肉大會嗎?」

「是啊,還有殺柚子、吃柚子大賽……小白,你知道嗎?原來柚子皮上有所謂的油苞,在剝柚子的時候會擠壓到,讓裡面的柚子油噴到手上,然後再用那手碰到嘴唇的話……」

「的話?」

「有些人會起反應,感到嘴唇又麻又痛,像是中了什麼毒一樣。」

「然後?」

「然後……我們這邊一堆BOSS等級般的人物都中獎了啊……現在大家的臉色都超難看,害得我超想逃離現場……總之甜心,吃柚子千萬小心點啊,它可是如此兇殘、有如伏兵一樣的存在呀!」

有夠吵……草草的安撫了一下另一端,一刻就將手機往口袋塞,一抬頭就見到蘇染把自己的手機遞上。

頁面上是如何緩解嘴巴因柚子油而麻痛的方法。

「妳動作也太快?」

「預防萬一。如果一刻你等等吃柚子中獎的話,我很樂意幫忙你洗嘴巴。」

「免了,我很確信我沒那種體質,而且妳根本是已經做好會發生的前提了吧?」一刻忍不住又翻翻白眼,將蘇染的手機推了回去。

沒想到就在下一秒,織女那傳來了慌張的叫喊。

「好痛!嘴巴在發麻……啊啊,越來越麻了!妾身難道中毒了嗎?妾身明明沒亂吃什麼啊……」

「織女!」

「織女大人!」

哇哩咧,還真的就發生了。一刻將黑髮小女孩那方的混亂收在眼裡,他摀著額,大嘆一口氣,接著找了瓶礦泉水丟向牛郎。

「給我冷靜點,讓織女用水洗洗嘴巴,她只是因為碰到柚子皮而已。還有妳,織女,什麼叫沒亂吃什麼?妳今天一整天亂吃的東西他媽的可多了,幸好只是嘴巴麻,沒有肚子疼,否則妳就別想吃烤肉了。」

織女淚汪汪的瞪視過來,像是想要抗議自己才沒有對方說的吃那麼多,但嘴巴上的麻刺感讓她一時間只能乖乖的任憑牛郎幫忙。

等到那份又刺又麻的感覺終於有退去的跡象,織女讓牛郎擦了擦嘴巴,隨即像枚粉色的小炮彈衝向了一刻。

一刻還沒弄清織女的意圖,織女已經一股腦的往他懷抱裡窩,雙手抱胸,臉頰微微鼓起。

等了半天都沒等到回應,織女氣鼓鼓的仰高頭,「還不快抱住妾身,安慰妾身一下?左柚說她晚點就會過來了,在她過來之前,妾身命令你都得好好抱著!」

一刻頓時感到哭笑不得,認命地將兩隻手臂圈在織女的身前。

真是的……到底誰才是孩子啊?

比往年來得碩大的月亮懸掛夜空,鵝黃色的光輝傾洩一地,將小院子裡的熱鬧和溫暖都鍍上一層淡淡的柔和。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