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幻看起來脾氣暴躁,實際上他的脾氣可是比看起來還要可怕得多了。但這樣個性的特援部部長,其實有項不為人知還有妖知的特別技能。

他擅長帶孩子。

尤其是嬰幼兒這個時期的孩子。

偶然得知這項驚天秘密的柯維安大感震驚。

剛好和柯維安一起到公會,結果從張亞紫那聽見這秘密的一刻也震驚了。

「真的假的?!師父,妳確定沒有騙我?」柯維安瞪圓了一雙大眼睛,「妳確定妳沒用錯字詞嗎?例如應該是用『丟』、『扔』,而不是『帶』這個字……媽啊,那個灰幻耶!」

一刻不說話,他被驚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騙你我會有什麼好處嗎,呆子徒弟?」窩坐在舒適皮椅內的張亞紫慢條斯理地翻動書頁,鳳眼抬也沒抬,「況且,你覺得我會用錯字詞?」

柯維安張張嘴。好吧,那可是文昌帝君。就算全世界的人忽然都錯字連篇,也絕對不可能發生在掌管知識、學運、考運的文昌帝君身上。

「但、但是,灰幻耶!」柯維安乾巴巴的重覆擠出一樣的句子。

「灰幻還是單身,沒錯吧?」一刻終於緩過神,謹慎地開口,「如果我沒有記錯,灰幻單身,沒有孩子。」

「你大可以直說他的人生目標就是把范相思娶回家,和她生一打孩子。」張亞紫總算從書裡抬起視線,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

見兩名小輩還是擺著「我們才不會相信灰幻會帶孩子這種事」的表情,張亞紫將書往旁一擱,手指微攏,雙手交握成塔狀。

「你們知道冬語是胡十炎養大的吧?」

兩名年輕人點頭。

「里梨也算是他照顧大的。」

兩名年輕人繼續點頭。

「但就,算胡十炎是六尾妖狐,妖狐的修練裡也沒有教導如何養孩子這條。所以說,不管是冬語剛出生,或里梨剛到這裡,胡十炎可是照顧得手忙腳亂,天天抱著育兒手冊在看,更別說他也還有公會的工作要處理。」

「聽這語氣……師父,這時候是不是要接個『於是』啊?」

「於是,公會的幾個幹部也肩負了顧小孩的責任。惠先生還有自己的家庭要顧,紅綃被下令暫時不能靠小孩太近,免得不小心也把她們拿來實驗。至於范相思,她的流浪癖大概就是那時期出現的,時在時不在。」

「我明白的,師父,這時候又要接個『於是』了,於是根本就只剩下灰幻能幫忙嘛!但不是我要說……」柯維安決定遵從渴望的用力吐槽,「灰幻那時候也是經驗值零的初心者吧?更別說他討厭無意義的大吵大鬧,就算小語的個性安靜,可是嬰兒……嬰兒總是會哭鬧的吧?」

「我覺得灰幻不像是會自願接下這工作的人。」一刻負責幫柯維安的那一大串話做總結。

「不,他毫無怨言的接下了,做的比所有人想像的都還要好上數倍。」張亞紫微微一笑,「因為胡十炎告訴他,他以後想和范相思生個女兒的話,就有現成的女娃娃讓他先做練習了。」

毫不意外地見到兩名年輕神使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張亞紫聳聳肩,像是隨意地又扔下一個驚人情報。

「我有說過嗎?維安小子,你小時候也是有被灰幻帶過的。」

「欸欸欸?咦咦咦咦——真的假的?!等等,該不會是師父妳壓榨……」

張亞紫勾了勾嘴角。

「說什麼蠢話,把你師父當成什麼了人?我只是告訴他,只有養女兒的練習是不夠的,養兒子也是一定要的。」

「……師父所以妳果然是想要偷懶嘛!」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