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高氣爽的天氣。

天空像是剔透的湖水,呈現無雜質的蔚藍色,白雲則像是薄薄的棉絮點綴在上。

雖然雲量不多,無法遮擋傾灑的陽光,不過適逢秋季,落下的光線裡並沒有飽含太高的溫度。

不管從哪一個方面看,都是相當適合出遊的好天氣。

尤其碰上假日,不管是哪一個觀光景點都充滿著人潮,更別說是秋季裡可以欣賞到滿山楓紅的花島了。

說起花島,正如其名,是一座位於沿海地區不遠的海上小島。

只不過島上並沒有開綻大量花朵,而是栽種了滿山的楓樹。只要進入秋天的季節,楓葉轉紅,從遠處看來,遍佈灼紅的花島就如同是盛綻在海面上的一朵豔色大花。

於是「花島」之名就是從此而來。

假使要前往花島的話,不是搭乘飛機就是坐船。由於前者費用較高,因此多數的遊客都會採取後一種方法。

可一旦碰上天氣不穩,海面波浪起伏大的時候,坐船往往也會成為一種折磨。

而現在,一刻等人正體會著這種折磨。

 

足以容納近百人的船隻在汪洋大海上顛簸前行,時不時上下晃動,可以說是密閉空間的船艙內已經倒了大半的乘客。

被一種名為「暈船」的可怕敵人給擊倒。

一刻他們比較幸運,是待在船長室內,不用和一大群的人擠在一塊,空氣也比樓下的船艙新鮮……但這並沒有緩減暈船的痛苦。

「小朋友,你們這樣就不行了嗎?這天氣已經算很好啦!」外貌粗獷的船長哈哈大笑著,「而且浪又小!」

這番話引來船長室內的其他船員點頭附和,接著又說起之前天氣差的時候,那個浪勢才真的叫驚人,比坐遊樂園的海盜船還要刺激太多。

縮在椅子上的一刻不想說話。

縮在一刻旁邊椅子上的柯維安也不想說話。

兩名男孩子看起來臉色蒼白,似乎一根手指一戳,他們就會往旁倒了下去。

事實上也差不多了。

「哎呀哎呀,本姑娘還真是太失望啦。」與兩名有氣無力的男孩子相反,坐在鐵櫃上的短髮少女笑吟吟開口,爽俐的神情看上去完全不受顛簸影響。她一手甚至還握著一杯熱奶茶,另一手則是持著闔起的摺扇輕敲著。

一刻拒絕去回想在十分鐘前,那名叫范相思的劍靈還在吃著麥當當的套餐……幹!他第一次知道食物味道原來可以那麼可怕!

胃都在跟著翻滾起來了……

「振作點啊,男孩們。」范相思故做惋惜地大嘆一口氣,「虧你們一個半神、一個半鬼,連人家兩名女孩子都比不上。這樣子……」

「簡直就弱爆了嘛!」接話的是副船長,他不客氣地嘲笑著——並沒有含帶任何惡意,「少年人那麼沒擋頭,神使要多鍛鍊一點才對啦!」

「太過份了啦,張大哥……」柯維安終於抬起頭,那張娃娃臉看起來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如果是母愛旺盛的女性在場,只怕會立刻捨不得的用力抱緊他。

可惜現在唯一待在船長室內的女性,就只有范相思一人。

柯維安無論如何都不想要對方的擁抱的。

一來,絕對會被大肆收費;二來,要是被灰幻知道……咿!他肯定會被剝皮的啊!誰不知道自從和范相思的關係正式確定下來後,灰幻的嫉妒心根本就是爆表的可怕!

「暈船這種事,又不是身為半就能控制的……而且神使也沒有抗暈船屬性這種東西存在……」柯維安虛弱的說完又把眼睛閉上,他實在不想看到范相思的手中再次出現其他食物。

如果這時候有其他人在場的話,一定會陷入困惑和匪夷所思當中。

這群人的談話內容,著實太過怪異了。

神使、半神、半鬼……這些聽起來就是怪力亂神的東西,卻是無比自然的從船員們和這些年輕人的口中吐出。

那是自然。

因為不止是一刻他們不是普通的人類,就連這艘船的船員們也不是人類。

他們其實是妖怪。

還是和神使公會有著良好關係的妖怪。

「神使沒有抗暈船屬性嗎?」一名船員摸摸下巴,嘖嘖地說道:「可是我看另外兩個女孩子就有啊。」

簡直像是在呼應這名船員的話,船長室旁側的門扇忽地被人自外拉開,一顆腦袋探了進來。

「宮一刻、小安,你們真的不出來嗎?」那是一張俏麗甜美的臉蛋,圓滾滾的眼睛和活力旺盛的神采,使得那名鬈髮女孩看起來就像是好動的小動物一樣,「外面超棒的耶!」

「很棒、很涼……視野很好……」又一顆腦袋跟著探了進來。雖說白瓷的臉蛋上不見明顯的表情,乍看有如人偶似的,然而那雙墨色的眼瞳裡也閃耀著光芒,足以顯示出長直髮女孩的心情相當愉快,「小柯,不出來?」

冰涼的海風從敞開的門外湧了進來,頓地令縮坐在椅子上的一刻和柯維安下意識縮了縮。

船員和范相思話語中提到的「兩名女孩子」,原來是待在外邊的甲板上。

和一刻、柯維安比較起來,蔚可可和秋冬語幾乎是適應良好得過份。不但沒有暈船,還在船上來去自如,宛如將這地方當成平坦的陸地。

「先放過我吧……」一刻摀著臉,呻吟一聲。上船前他也沒想到自己會暈,更沒想到會暈那麼嚴重,反胃的感覺一波波襲上。

一刻原本還以為,在以往曾受過自家堂姐「驚人開車技術」的訓練下,只是搭個五十分鐘的船,沒什麼大不了的。

事實證明,他錯的有夠離譜。

「欸……」蔚可可似乎感到失望的拉長尾音,「宮一刻,你這樣好弱喔。」

「幹,謝謝妳的稱讚喔……」一刻就算沒力了,還是能射出一記兇惡的眼刀。

蔚可可反射性縮縮肩,吐吐舌,「人家要把你暈船的事跟小染還有織女大人說。」

一刻在內心猛翻白眼。跟織女那丫頭說了,等於是跟所有人說了好不好?

而白髮男孩沒有把這話說出來,是在於船隻突然又一個大力的晃振,當場讓他的臉色發白近青。

「天啊……暈船真的好慘。」見狀,蔚可可無比同情的低聲對著秋冬語說,也不再特意纏著一刻不放。

「嗯,好慘……」秋冬語點點頭,「小柯、小白,要吃飯團……補充元氣嗎?我還有……」

「不……不不!」這次慘叫的是柯維安,即使他的聲音聽上去和悲鳴已經沒兩樣了,「拜託都不要,就讓我和小白繼續當個安靜的美男子吧!」

「好啦,不然本姑娘陪妳們一起到外面吹吹風、看看風景吧。」范相思語帶笑意地跳下地,「就別吵這兩個小朋友了,暈船的滋味聽說的確是不太好受哪。」

「唔啊,完全看得出來。」蔚可可還是頭一次見到一刻這麼虛弱的模樣,她刮刮臉頰,決定不把這畫面拍下來。

宮一刻估計不會想被太多人看到這幕,而且照片要是一上傳……小染、阿冉鐵定會擔心得不得了,而衝來花島這邊的。

可是這樣一來,就違反了老大訂的規則,最後受罰的還是宮一刻。

「宮一刻,要是真的撐不下去的話……」想了想,蔚可可認真的說,「你要說出來喔,不能憋在心裡。我可以幫忙打昏你,這樣你就可以直接昏睡到花島上了呢。」

對於這聽起來有夠不靠譜的建議,一刻的回應是回了一記中指,然後繼續痛苦的在椅上縮坐一團,一邊在心裡懊悔著。

他真傻……他幹嘛要乖乖的來參加神使公會的員工旅遊啊!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