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快樂
‪#‎神使八仙混合同人
‪#‎灰范
‪#‎於薔

寫了我最愛的兩對CP!!(•̀•́)و

————————

賺錢至上,花錢也不能少。

這就是范相思的生活信條。

對於這名劍靈來說,享受也是必要的,否則人生未免也太枯燥乏味了。

剛好最近幾天她心情特別好,素手一揮,決定帶著自己的男朋友去享用美味的下午茶。

——她理所當然的無視了公會一眾的鬼哭神號,悲慟著他們逝去的錢包。

那是一家相當有名的甜點店,不提早預約的話,假日去根本就沒位置,只能在外邊苦苦等候。

范相思當然先預約了,一來她可不喜歡在大熱天的被人緊盯不放,畢竟她的服裝實在太惹眼了;二來,她也不想灰幻的低氣壓節節高升,嚇退了旁邊的一干人。

噢,范相思心裡清楚得很,灰幻在意的可不是「他得在太陽底下枯等」,而是「他的女朋友居然得在太陽底下枯等」。

雖然這種心思在范相思眼裡看來是挺甜蜜的,但既然能省時間,就還是別白白浪費了。

如預期的,甜點店內果然是人滿為患的景象,客群大部分都是以女性為主。

正因如此,男性在裡頭就容易變得格外顯眼。

范相思和灰幻一進門,前者奇特的打扮就引來目光,後者帶著青稚的俊秀臉孔更是令年輕女孩們不禁注目。

不過范相思很快就發現到,其他客人投來的視線並不是全落在他們身上。

正確的說法,是矗立著甜點櫃的這一方。

有抹高大得嚇人的身影站在甜點櫃前,頭髮不像一般男性修得短短,頸後有幾束髮尾留得特別長,像是分叉的漆黑尾巴。就算他弓著背,彎著身,還是令人感覺到他的壯實。

「噢……」幾乎是第一眼,范相思就饒富興味的瞇起貓兒眼。

灰幻則是沉下臉,嫌惡的咋了舌。

神使公會的兩大部長馬上就看出來,那名背對著他們,像在挑選櫃內甜點的黑髮男人,

不是人類。

是妖怪。

而似乎是聽見了灰幻的咋舌聲,那抹人影猛地直起身,轉過頭。

本來還盯視這方的多道視線簡直像受到驚嚇,「唰」的全轉了回去。

因為黑髮男人赫然是僅剩一隻眼睛完好,右眼被眼罩蓋住。那隻暴露在外的眼珠是碧綠色,泛著狂氣;襯上眼罩,整個人竟有股猙獰感,讓人不由得想到兇猛的野獸。

也難怪店裡的女孩們只敢盯著背影,一旦男人轉過頭,馬上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的聊天、吃點心。

但是范相思和灰幻比誰都清楚,那可不是什麼猛獸。

「大型的……海洋生物?」范相思微挑眉,不是很確定的問著灰幻。

「只不過是條魚。」灰幻是妖怪,在妖氣的分辨上比范相思敏銳得多。他臭著一張臉,陰沉的說,「妳管他幹嘛?」

「沒辦法啊,他在甜點櫃前,本姑娘擔心看中的草莓千層蛋糕會被物色走,所以當然會多在意嘛。」范相思坦然的說,一句話就令灰幻升起的醋意迅速下降。

雖然兩人的音量近乎耳語,可黑髮男人的耳力似乎也不尋常。就見他的碧眼在瞬間戾氣橫生,嘴角拉起狂暴的獰笑。

「老子是什麼干你們屁事,小鬼頭就滾到外面玩扮家家酒的約會吧。最後一塊的草苺千層已經被我看中了,誰都別想搶。」

「不過是條魚在這大放什麼厥詞,乖乖滾去砧板任人宰割算了。還是說魚的腦容量小到聽不懂人話?」灰幻扯出陰森森的笑,染上狂躁的聲音愈發低啞粗糲,奇異的虹膜宛如一圈蒼白之炎在燃燒。

「啊啊啊?」黑髮男人的狂暴之氣像是要化為具體,周遭的空氣也呈現不穩定的流竄。

灰幻的氣勢絲毫沒有因身高上的差距而弱下。相反的,他森寒的表情足以讓見者感到冷風刮過。

原本要來帶位的年輕服務生嚇得蒼白了臉,完全不敢靠近。就算她不知道兩名看起來像要隨時爆發戰爭的男性其實是妖怪,可本能令她忍不住湧上害怕。

如果不是還記著自己的工作,她最想做的事就是拔腿就跑。

在這一觸即發的危險氣氛中,范相思從容不迫的伸出手,搭上了灰幻的肩膀。

與其同時,也有另一隻手搭上了黑髮男人的手臂。

服務生覺得自己像目睹了某種奇蹟。

兩名差不多要打起來的男性,在這一刻間就像受到安撫的猛獸,不約而同的收起了爪子和獠牙。

「怎麼回事?」搭上黑髮男人手臂的是名年紀約二十出頭的女子。黑長髮,戴著一副細框眼鏡,臉孔知性秀麗,合身的套裝替她增添了一股精明幹練的氣質,「於沙,我記得出來前有人答應我,不會鬧事。」

「喂!這種時候難道不是站在老子這邊嗎?」被稱作「於沙」的男人氣急敗壞的低吼,「而且老子明明是為了妳,才立刻過來這選草莓千層的,不然誰要看這些甜兮兮又娘砲的……

女子鏡片後的美眸閃過銳利的光芒,「就算我不是甜食愛好者,」

「但侮辱甜點可是一種罪過哪。」范相思笑吟吟的開口道。

「顯然我們英雄所見略同。」女子的視線轉了過來,微揚起的笑意讓她的五官線條柔和下來,不再給人「冷淡美人」的印象,「想必是於沙對你們出言不遜,我對於沙做為大人還那麼沒肚量,向你們道歉。」

「張、薔、蜜!」於沙幾乎是咬牙切齒了,「妳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就算那兩個小鬼比老子小沒錯,但他們也絕對不是妳想的那種人類小屁孩!」

「我站在不惹事,想好好享受甜點的那一方。」張薔蜜推推眼鏡,冷酷的說。

「哎呀,那就是本姑娘這方啦。」范相思愉快的說道,對於會和一名海族妖怪在一起的人類相當有興趣,她主動朝張薔蜜伸出了手,「我是范相思,旁邊這位是我的男朋友,灰幻。相逢即是有緣,如果不介意的話,要不要跟我們併桌一起坐呢?」

「我是張薔蜜,這位是於沙。」張薔蜜也微笑地伸出手,「事實上,非常樂意。我是『驚奇!你所不知道的超自然世界』的忠實擁護者呢,對不可思議的事很感興趣,能夠和兩位交流,我很開心。」

「靠!男朋友呢?張薔蜜妳幹嘛不加上男朋友三字!」於沙惱火的說,「不然也可以自稱是老子的女朋友啊!」

「呵。」灰幻毫不客氣的冷笑,同時眼疾手快的朝瑟縮一邊的服務生招手,「草莓千層我要了。還有,我們的位置要改成四人座。」

就算對那條取名毫無涵養可言的魚沒好感——於沙,是怕人不曉得他是條鯊魚嗎——但只要是范相思的願望,灰幻向來樂於去達成。

更何況,范相思還直接向別人宣示了她的主權、他的地位。

男朋友。

灰幻幾乎是洋洋得意,帶點勝利者和幾分幼稚的想,

贏了。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