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fb4314bb716.jpg    

 

同樣也被艾草的可愛模樣迷得暈頭轉向,不過身為將軍之首的梁炫還是很快冷靜下來。

「只要是大人的命令,我等自是義不容辭。」梁炫低下頭,神情溫柔的注視艾草。

「吾需完成李大人的任務,將呂大人帶回紅之關。」出於自身習慣,艾草沒有使用「捉」或「捕」兩個字,只是這句話落在梁炫等人的耳裡,已經自發的翻成另一個意思。

「尊命。」梁炫恭敬說道,再抬起頭看向呂洞賓時,眼神已經變了調,就像是在打量砧板上的魚,犀利且尖銳。

不只是她,其餘的將軍們也或好戰或愉快的露出微笑,眼底的狩獵意味再明顯不過。

一次面對虎視眈眈的六雙眼睛,饒是呂洞賓也不禁頭皮發麻。他太清楚艾草的手下們為了完成主人任務,個個都可以瞬間由忠犬化作狂犬。

只見六道高矮不一的身子從艾草身後走了出來,步伐輕巧,但從周身透出的卻是凜凜戰意,漫天飄落的雪花都被微微震開。

「為了避免呂大人覺得我等勝之不武,我等將派出長照與阿防、羅剎兩隻笨狗出戰。」梁炫淡淡開口,點名了隊伍中的三名男性成員。

「等下,炫姐,我有異議!」阿防不滿抗議。

「沒錯,炫姐,請把笨字拿掉,改成忠狗!」羅剎也大聲說道。

是有多堅持自己是艾草的狗?川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完全不想去了解將軍們的腦子裡裝的是什麼。

如果藍采和在的話,就會笑容可掬的對川芎說道:「哥哥,他們腦子裡百分之九十九裝的都是小城啊。」

野薔薇往旁邊輕巧的退了一段距離,確保自己不至於被接下來的戰鬥波及到。

而看到六將軍現身的南瓜手偶更是緊緊按住自己的嘴巴,在這群變態眼前如果不小心說錯話,可不是被榨成南瓜泥那麼簡單。

「呂大人,如此安排,您意下如何?」梁炫詢問的態度看似客氣有禮,只是細長手指已經按在了刀柄上,顯然呂洞賓一表示否定意見,出戰人數將會瞬間激增。

「我意下如何?這樣子還是一對三啊!」呂洞賓不敢置信的嚷嚷著,「而且,小城、阿林,你們為什麼不選擇完成我的任務,而是要答應凝陽那見鬼的要求?」

「因為這樣做最省事。」川芎回答得毫不愧疚。只要將呂洞賓打包給李凝陽,兩個關卡一次解決,直接省略了一場任務。

艾草黑澈的眸子也無聲地說明了一切。

「呂大人,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阿防與羅剎咧嘴一笑,拉出的弧度是野性且猙獰,兩柄鋼叉瞬間浮現在他們虛握的掌心裡。

「一切都是為了城隍大人。」長照也緩緩抽出長劍,眉眼嚴謹,卻是勢在必得的決心,「所以,恕我等得罪了。」

長照話音一落,阿防羅剎頓地腳尖一蹬,鋼叉迅猛的往呂洞賓直掃而去,雪花被激起的風壓捲開。

呂洞賓反應極快的向後一躍,凌立於虛空上,避開了兩柄鋼叉的突襲;只是身形未定,鋒利的長劍也如靈蛇般的緊追而上。

「靠!你們居然說動手就動手?」面對三大將軍猝不及防出手,呂洞賓的臉色簡直比鍋底還黑了,只是聽見他這般質問的羅剎、阿防卻是笑得無比爽朗。

「可以光明正大痛毆呂大人的機會,白癡才會放過,對吧,兄弟?」明明是看似勢大力沉的鋼叉,但是在羅剎的手裡卻遊走得輕巧無比,尖端緊咬著呂洞賓不放。

「斷句斷得好一點啦,兄弟,不然聽起來很像在罵我。」阿防沒好氣的喊道,右手鋼叉靈活疾速,左手短三叉不時突刺,逼得呂洞賓連連退去。

這邊是兩大將軍的鋼叉連擊,那邊是長照的劍光迅閃,朵朵劍上花讓人目不暇給;更有數條漆黑鎖鍊憑空出現,毫無預警的就要纏向呂洞賓手腳。

「呂大人,不要怪我等出手無情,實在是您三番兩次騷擾大人,我家大人的玉手豈是男人可以隨意碰觸?」一向嚴肅古板的少年一提及艾草,看向呂洞賓的視線頓地變得凌厲不已。

「冤枉啊,那哪是騷擾?我明明只是想向小城表達一下友好的問候。」呂洞賓大聲喊冤,明明他單戀何仙姑千年,卻反倒落了個花名在外的形象。面對長照迅猛攻勢,他手裡的長劍不敢懈怠地上橫下擋。

「而且,」長照看向呂洞賓的眼神越來越冷酷,「被您碰到手的話,小姐可是會懷孕的。如此天理不容之事,我等斷是不能容許!」

「孕你媽啦!」呂洞賓忍不住破口大罵。艾草的將軍個個防他跟防狼一樣,他是會走路的生殖器嗎?這三個根本擺明就是來了結私仇的。

他看向下方,試圖想要找個可以溝通的人,然而艾草嬌小的身子卻被另外三名女性將軍有意無意地圍在中間,根本就對不上視線。

謝必安輕搖著羽毛扇,在看到呂洞賓狼狽閃躲的模樣時,古典白皙的臉龐上漾出一抹愉悅。

范無救則是摸著腰間的賞善罰惡令牌,一雙圓黑的大眼睛泛著光芒,一副「跟我打、跟我打」的蠢動模樣。

呂洞賓立即挪開眼,放棄了找人溝通的打算。只是視線往另一邊觸及時,他不由得臉色大變。

「哇!我的小仙六十一號……八號、九號、十號!還有七十二號!」

看著遭受鋼叉、長劍、黑鍊波及的雪雕們不是缺胳膊就是斷了腿,更慘的還是有些雕像僅剩身體,頭顱不知被斬飛到哪邊;先前還猶如雪之祭典的大地頓時變得滿目瘡痍。

花了半天時間做出的雕像,毀的毀、倒的倒,呂洞賓心痛的差點流出男兒淚。不過阿防、羅剎、長照的攻勢絲毫沒有停歇,甚至節奏變得更猛更快,誓要封鎖呂洞賓所有退路。

「啊啊,真是的。」面對糾纏不休的三人,呂洞賓迅速挑開長照的劍勢,隨即劍身一橫,格擋住阿防、羅剎的鋼叉,嘴裡則是默念口訣,左手手背上的日輪圖騰像在發光似的。

「蒼雷──招來!」隨著呂洞賓的話聲一落,如遊龍走勢的蒼雷轟然砸下,劈斷了那些緊追不捨的漆黑鎖鍊;同時那些亂竄的電花也逼得長照等人不得不向後一躍,暫時的與呂洞賓保持距離。

不過戰況停歇只是瞬息,下一秒,又見阿防、羅剎聯手主攻,長照則是見縫插針,鋒利長劍盡走刁鑽之勢,讓呂洞賓不禁防守得手忙腳亂。

四道身影在空中激戰不已,劍芒閃爍、鋼叉殘影舞動,逼得漫天雪花簡直難以近身。

野薔薇左手遮於額前,避去了刺眼雷光的直射,看著打得不可開交、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的四人,她沉吟一聲,轉頭看向了另外三位女將軍。

「梁炫,那三人可有必勝的把握?」野薔薇在這個遊戲裡的任務就是幫助劇情順利進行下去,既然現在戰況膠著,她得想辦法打破僵局。

梁炫先是看了眼上方,立即就明瞭了野薔薇的話中含義。她又低頭望向艾草,冷豔的眸子頓時充滿柔軟,「大人,若長照他們完成任務的話,可否給予他們一些獎勵?」

「這是自然。」艾草點了點頭。

「什麼?可以獲得大人獎勵的話,那我也要上去打!」范無救大聲嚷嚷,只是腳步才剛要邁出,就被人從後方揪住了衣領。

「冷靜點,無救。」謝必安氣定神閒的說道,「與其去上頭蹚渾水,還不如趁著阿防、羅剎不在的時候,把握與大人的相處時間。」

雖然外表予人嫵媚之感,但是從謝必安輕而易舉的就拎住了范無救的舉動來看,不難想像她的手勁。仙界、地府皆知,城隍麾下的八大將軍,個個驍勇善戰。

謝必安一番話頓時讓范無救兩眼放光,恍然大悟的一擊掌。

「對厚,必安妳真是聰明,少了那兩隻笨狗,就沒有人可以與我們搶大人了。」

「我可是還在。」梁炫睨了范無救一眼,看得她訕訕撓著頭髮,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後,才又重新把視線移向天空。

「長照、羅剎、阿防,半小時內擒住呂大人,送往紅之關,大人將會給你們獎勵。」梁炫的聲音凝成一線,音量不大卻準確的送入了三名同伴耳中,空中頓時起了一陣騷動。

「大人,我要親親!」阿防興奮大喊。

「大人,我要抱抱!」羅剎對著底下的艾草揮揮手。

「你們兩個,最多只能讓大人摸摸頭!」長照厲喝一聲,覺得他的胃又痛了起來。

「長照你這小氣鬼。」阿防不滿嚷道。

「不過摸摸頭也是可以接受啦。」羅剎咧嘴一笑,鋼叉再次舞得虎虎生風,盡挑險峻角度往呂洞賓襲去。

「看起來……似乎不用擔心了。」野薔薇露出鬆了口氣的笑容,隨即招呼著川芎與艾草,南瓜手偶的小短手上也跟著冒出了小旗子,「好了,林先生、艾草,現在讓我們繼續前往下一關吧。」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