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fb4314bb716.jpg  

 

「那隻鳥,」張果淡漠的音線突然響起,「攻擊性很強。」

「什麼?」川芎詫異的看了張果一眼,但是黑髮黑眼的小男孩已經低下頭,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還在納悶張果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下一瞬,川芎就聽到上方傳來一聲清唳。

先前只有巴掌大的鳥兒竟瞬間化做巨大的身形,羽毛不再五彩斑爛,取而代之的是鍍上一層金燦。喙爪如鐵、翎羽如銅色利刃,雙翅一展,莉莉絲與拉格斐看起來顯得如此渺小。

「莉莉絲、拉格斐。」艾草緊張的看著天空,小手不自覺的絞在一塊。

「不用擔心,小米粒,我很快就會把牠抓到妳面前。」莉莉絲不懼反笑,周身驟地燃起大量黑焰,纖細的手指握住憑空浮現的尖利黑刺。

「不過就只是隻畜生。」拉格斐也握住軍刀,水氣在他身邊瞬間凍成冰凌,閃爍著鋒銳光澤。

一時間,本來耀眼近幾要奪去他人目光的金翅鳥,在大量的黑焰與冰凌的包圍下,反而失色不少。

「莉莉絲,要安然無恙的將牠帶回來,才算是完成任務。」野薔薇將手指圈在嘴邊,讓自己的聲音可以傳得更遠。

「什麼?還要安然無恙?斷了一支翅膀不行嗎?」莉莉絲眼露不悅,在看到野薔薇輕搖了搖頭後,她啐了聲,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就在這個瞬間,金翅鳥一揮雙翼,疾射而出的大量羽毛淬著金屬光澤,如箭羽般的朝莉莉絲與拉格斐兜頭罩下。

「沒辦法了。」拉格斐一邊靈活的格擋那些鋼鐵之羽,一邊對著莉莉絲說道,「雖然不想跟妳合作,不過我可不想讓小不點失望。」

「難得我跟你會有意見一致的時候。」莉莉絲彈了下舌頭,手中黑刺揮開了驟落下來的鋒利羽毛。

碧瞳與藍眼迅速對望,又嫌惡的移開,但是兩人心中已經有了共同想法。

「『把牠打到十分之九殘,再用治癒術恢復!』」

黑靴與軍靴同時一踏,彷彿天空中有無形的階梯讓他們一蹬而上,兩道身影迅猛的朝著金翅鳥直撲而去。

「不用擔心,艾草,莉莉絲跟拉格斐一定可以順利完成任務的。」注意到那雙黑澈眸子裡的憂心,野薔薇柔聲說道。

為了在艾草面前表現,不管是二翼天使還是地獄君主之女,都不會讓自己屈於劣勢的。

「接下來是我的任務了,小城。」

鍾離權溫文的嗓音拉回了所有人放在天空的注意力,他一撩下襬,在圓椅上坐了下來,如同何仙姑先前的動作一般,從木盒裡拿出紙條,再將其攤平在桌面上。

上頭畫著的聖代圖案,讓川芎心底除了不祥的預感還是不祥。

當白光開始綻現,當三個木頭盒子的輪廓越來越淡、直至消失得無影無蹤之時,桌面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約莫三十公分高的大型聖代。

數十種口味的冰淇淋疊在玻璃器皿裡,加上新鮮水果、鮮奶油、楓糖漿、蛋糕、餅乾做裝飾,顏色五彩繽紛,豪華程度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珠寶盒。

艾草的臉色微微發白,以著一種敬佩又不安的眼神注視著桌上的聖代總匯。

川芎吞了吞口水,感覺到冷汗正從額際滑下來。見鬼了,這是什麼巨無霸聖代?那份量到底有幾人份?

「阿權,你真的有弄成半糖嗎?」雖然已經知道同伴的任務,但是親眼看到那個澆滿糖漿跟鮮奶油的聖代,何仙姑還是吃了一驚。

「我確定我已經將糖度減半了。」鍾離權點點頭,手指輕動,桌面上又浮現出數只盤子與湯匙,還有一個白瓷茶壺、茶杯、糖罐。

茶壺的壺嘴正冒出蒸騰熱氣,鍾離權不疾不徐地替在場眾人各倒了一杯茶,濃醇的茶香飄了出來。

野薔薇與貝洛切爾訝異地看著桌上的聖代,不解川芎與艾草為何露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二十分鐘吃完它,就算完成任務了。」鍾離權右手一翻,手掌上頓地出現一只沙漏,「唯一的條件限制,就是只能派出三個人。」

雖然不敢想像那個巨大聖代會甜得多麼可怕,不過川芎還是把自己列入了名單。

「喂,張果。」川芎看向身邊,然而抓著他貓尾不放的小男孩此時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小腦袋還在一點一點的。

「川芎大哥,不用擔心吾。」艾草挺直背脊,小手已經握住了湯匙,表明自己的決心。

「艾草,既然那位先生說可以派出三個人,妳要不要再召喚一人?」野薔薇輕聲建議。

同為東方仙神,艾草自是了解鍾離權的喜好,對於眼前的聖代不敢小覷。她沉吟片刻,隨即輕點了點頭。

細碎又璀璨的光芒驀地飄起,漸漸凝聚出一抹高瘦身形。那是一名膚色蒼白、頰上有數片蛇鱗的銀髮少年。眼眸如紅玉,色澤豔麗卻又冷漠無比。他誰也不看,僅是將視線移至艾草身上。

在瞧見小女孩頭頂上的貓耳,那雙血色瞳孔不為人察地收縮了一下。

「白蛇,吾有一事想請你幫忙。」艾草從來不會迴避白蛇的注視,黑潭似的眸子筆直的回望,「鍾離大人的任務,需要三人吃完桌上的聖代。」

「還有誰?」白蛇恢復鎮定,淡淡問道。

「吾與川芎大哥。」艾草的手指依序比向自己與川芎。

「我不習慣與不認識的人共食。」白蛇眼簾輕抬,漠然的瞥了川芎一眼。

「然……」艾草想說些什麼,卻看到白蛇在圓椅上坐了下來,細長的手指執起湯匙、

「妳欠我一個人情,艾草。」白蛇的聲音冷寂如昔,但是落在艾草耳中,卻可以感覺到他的情緒透出一絲愉快。

艾草正納悶著,白蛇的袖袍中無預警的鑽出兩條小蛇,牠們先是抬起頭左右張望了下,接著靈巧地朝著艾草的方向滑了過去,各自纏上那細白的手腕。

看到有蛇出現時,川芎的第一反應就是要站起來,不過在注意到艾草神色不變,甚至黑眸中透出開心,輕輕撫摸著那兩條小蛇時,他又坐了回去。

「我吃冰的時候,妳就先陪牠們玩。」白蛇不容置喙說道。

「那麼,計時開始。」鍾離權微笑地將沙漏反轉過來,置於桌面上,細碎的沙粒頓時以著緩慢的速度落了下來。

白蛇慢條斯理的舀了一匙冰淇淋,不管是川芎還是艾草,都屏氣凝神的注視著;然而當冰淇淋送入口中的時候,那名蒼白的少年僅是微微地皺了下眉,表情沒有太大起伏,又舀了第二匙、第三匙……

看著桌上的華麗聖代正以穩定規律的速度不斷變矮減少,何仙姑吃驚的掩著嘴。

艾草的手指雖然在輕輕撫弄那兩條已經盤捲在她膝蓋上的小蛇,不過一雙黑眸卻緊張的看著白蛇,幾次表明自己想要幫忙,卻都被打了回票。

「乖乖坐著,不要讓我分心。」白蛇說,繼續舀起冰淇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原先疊得高高的聖代終於只剩下矮矮一層,川芎不由得以著一種敬佩的眼神注視那名被艾草召喚出來的少年。

當沙漏裡的最後一點沙子落完之時,白蛇也放下了湯匙。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本就蒼白的臉龐看起來更加的無血色了。

「我第一次吃到那麼難吃的聖代。」白蛇冷冷的下了評論,紅瞳一瞬都不想停佇在那只玻璃器皿上。

「對不住,白蛇,吾……」艾草語帶歉疚想要說些什麼,卻被白蛇抬手制止。

「我要回去了。」命令兩條小蛇從艾草身上離開,白蛇淡然開口,「如果想要還我人情,下星期陪我去華雅奇麗雅。就我跟妳,艾草。」

白蛇的聲音輕緩冷寂,像是蛇的嘶氣聲一般,蜿蜒在艾草的耳邊。

「我不介意妳以這模樣陪我的。」白蛇站了起來,手指輕撫過那雙毛茸茸的虎斑貓耳,冷漠的臉龐一瞬間彷彿浮現了笑意。

艾草睜著圓眸,還沒意會過來時,白蛇的身影就已經由實轉虛,化做點點白光消失在眾人眼前。

白蛇的句子意有所指,與其是說給艾草聽的,野薔薇更相信他是在對著另一個人示威。褐色美眸往著地獄犬的方向看過去,果不其然,那雙狹長金眼此時已覆滿寒霜。

當白蛇的身影隱去沒多久,空中也傳來了兩道振翅聲響,莉莉絲與拉格斐一前一後的落在草地上,除了髮絲有些凌亂外,衣著整潔如昔,絲毫不見狼狽。

已經恢復成先前大小的金翅鳥被莉莉絲捉在手中,羽毛黯淡不見光澤,小小的身子更是在瑟瑟發抖。

「這樣算是完成條件了吧。」將金翅鳥放到桌上,莉莉絲高傲的看向粉紅雙馬尾的少女。

「我們可是完好無缺的把牠抓回來了。」拉格斐冷哼了聲。

即使少了莉莉絲的手指箝制,但金翅鳥卻連飛走都不敢,將頸項藏在翅膀下,繼續抖得跟秋天的落葉一樣。

川芎都不禁要同情那隻鳥了。

看著精神彷彿遭到創傷的金翅鳥,何仙姑雖然露出了有點傷腦筋的苦笑,但還是點點頭,宣告任務達成。

至此,地圖上的圓點已經有六個被打上了叉號;而川芎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距離這裡不遠的藍之關。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