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fb4314bb716.jpg    

 

對於由藍采和把守的關卡,川芎自認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就是沒想到當他們來到藍之關時,放眼所見竟是一個宛如盛大宴會的場合。

紅布條高高掛起上,頭寫著生日快樂四個大字;鋪著格子方巾的長長餐桌擺放在正中央,周邊裝飾著各色花卉。薔薇與鬼針草就像是在互相競賽一般,從森林兩側蔓延,遠看如同黑與紅兩色地毯。

幾株風鈴草自得其樂地立於一旁,垂著吊鐘型的花朵,微風一吹,發出了悅耳叮鈴聲。

不時可見紫藍色的星星光芒在空中閃爍,劃出了一條條絢爛軌道,然後又如細雪般輕飄飄落下。

川芎呆了一下,反射性看向身邊的艾草,卻見那雙深如黑潭的眸子不像他一樣露出吃驚,反倒是沉著如昔。

「生日快樂,川芎大哥。」艾草將背在身後的小手伸出,潔白的掌心捧著一只綁有緞帶的小盒子。

「咦?」川芎愣愣的收下禮物,先是低頭看看那個精美盒子,又看向艾草,還是一頭霧水。

「你一定忘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川芎同學。」

薔蜜的聲音無預警地響起,看了還沒回過神來的川芎一眼,她搖搖頭,暫時不去搭理,轉而彎下身,神色溫柔的對著艾草說道:「城隍大人,妳的將軍們已經在裡面等妳了,放著川芎不管也沒關係。」

「吾這就過去。」艾草點點頭,迫不及待的想與梁炫等人見面。短靴有些急促的邁出幾步,但隨即又覺得自己不可以表現得太急躁,於是她放緩腳步,小臉維持鎮靜,引著西方好友往裡頭走去。

艾草沒有發現,她的貓耳早已洩露主人情緒的豎了起來,撲閃撲閃的。這模樣落在貝洛切爾、莉莉絲與拉格斐的眼裡,讓他們心口不由得一緊。

川芎仍舊呆站在入口處,旁邊立著的木牌雖然標有藍之關三個字,不過再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下面還有一行「歡迎來到生日會場」的字跡。

饒有興味的瞧著川芎頭上的貓耳與身後的貓尾,薔蜜也不急著喚醒他,而是拿出手機拍起照來。

「喂,張薔蜜。」手機拍攝時發出的聲音拉回川芎的注意力,他吊高眉,沒好氣的瞪了青梅竹馬兼責編一眼,「不是說要我來玩闖關遊戲嗎?怎麼突然變成我的生日會?」

「一方面是要讓你測試一下這個虛擬實境的法陣,一方面是你在闖關的時候,我跟藍小弟他們可以有時間準備好生日會。附帶一提,小莓花最喜歡曹先生那一關。」

「我沒問妳這個。」川芎甩了一記刀子眼給薔蜜。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曹景休滿口的藍采和,才會獲得莓花喜愛。他下意識的想找出藍采和蹤跡,卻看到不遠處有一抹再熟悉不過的矮小身影正朝他跑了過來。

「葛格,生日快樂!」莓花雙手捧著一束花,臉頰紅撲撲的,開心的把它遞了出去。

「莓花!」川芎感動的張開雙臂,就要把自己最心愛的妹妹抱進懷裡。

「嗨,帥哥,喜歡我替你準備的布景嗎?」

藍色星光突如其來的在川芎眼前匯聚,當光點轉弱之後,嬌小玲瓏的身子正巴在川芎胸前,小手摸呀摸的。

「滿、天、星!」感動之情被打斷,川芎的臉色都黑了,拎著小女孩的後衣領,將她扯了下來。

「真是的,川芎大人,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一個淑女呢?」滿天星踢蹬著小短腿,表示她的抗議。

「小星,張大人在看。」髮色如夕陽的少年從川芎手中奪回了小女孩,在她耳邊輕輕說道

滿天星緊張的往張果方向看了過去,一對上那雙冷漠如荒原的鳳眼,嚇得轉回頭,將小臉埋進天堂的頸窩。

天堂輕咳一聲,臉頰有些發燙,可是又捨不得這個可以跟滿天星近距離接觸的機會。

「啊,葛格的頭上有喵咪耳朵!」莓花仰起小臉蛋,眼底有驚喜迸現,「好可愛,是黑喵喵!」

「啊。」川芎這才後知後覺想到韓湘的藥效還沒退,看著寶貝妹妹眨巴著大眼睛,興奮的瞅著他瞧,做哥哥的一時間百感交集。總之,男子氣概什麼的都先拋到腦後了。

川芎一把抱起莓花,好讓她可以盡情的碰觸那雙黑色貓耳,貓尾則是照慣例的纏住張果的手,免得他不知不覺又走丟了。

看著宛如母雞帶小雞的畫面,薔蜜不由得失笑,手機迅速地將這一幕拍了下來。

在長桌那一端,藍采和輕鬆的抱著一只裝滿了各式食材的大鍋子,將它放到瓦斯爐上,轉開爐火。在看見川芎正朝他走來時,秀氣的臉孔上頓時綻出笑容。

「哥哥。」藍采和揮揮手,眉眼柔軟似水,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悅,「闖關辛苦了,我已經替你把阿湘先修理一頓了。」

「啊?」川芎詫異的挑高眉,這才發現韓湘不知何時已經到來,正可憐兮兮的縮在桌子一角,紫色的眸子泛著水霧,模樣有些狼狽。

不只是他,就連曹景休、何仙姑、鍾離權也比川芎早一步到達。三人聚於樹下,在商討如何將會場佈置得更盛大,淺灰、粉紅與鵝黃的光點在空中兜著圈子,像是一簇簇小型的煙火綻放。

看著一群人為了自己的生日會忙進忙出,一陣感動不由得從川芎的心裡滋生而出,連眼眶都有些熱熱的。只是還來不及好好品嘗這份感受,就見一道白胖身影從藍采和的肩膀探出頭來。

「川芎大人,在這個重要的日子,俺願意為你獻身,就讓俺來讓這鍋湯變得更加美味吧!」阿蘿靈活地落到桌面上,伸直小短手,就要做出一個跳水的姿勢。

「滾開,我對一根蘿蔔的洗澡水沒興趣。」川芎一把抓住阿蘿頭頂上的葉片,往著旁邊扔去。

「哎呀,親愛的,原來你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跟我溫存啊。」兩隻纖長的手靈巧地接住阿蘿,將其摟在懷中,一雙紫紅色的眸子彎成了好看的月牙狀。

「咿──赤、赤赤赤──」阿蘿的聲音瞬間跳針,翠綠的葉片抖得都快要掉下來了,「救命啊夥伴!俺的貞操會不保啊啊!」

「那種東西一點也不重要呢。」藍采和笑容可掬地擺了擺手。

穿著女僕裝的蕉李梨三姐妹捧著食材忙進忙出,茉薇與鬼針則是為了座位分配在一旁針鋒相對。

「滾開,鬼針,采和隔壁的位置是我的。」茉薇細眉揚起,一雙美眸不客氣的瞪了過去。

「妳這蠢女人才該滾遠一些。」鬼針冷冷的說,蒼白英俊的臉孔有著毫不掩飾的嫌惡。

茉薇的腳下有荊棘狀的黑影在蠕動,鬼針的身後逐漸有黑針聚集,眼看兩人就要大打出手,少年嘲弄的音線戳破了險惡氛圍。

「兩個白癡,那麼想惹藍采和生氣的話就儘管打吧。」椒炎睨著兩名同伴,不冷不熱的拋下話,就從他們身邊走過。

鬼針與茉薇冷哼一聲,相看兩相厭的別過頭,誰也不想瞧上對方一眼。

「薔蜜大人,妳喜歡什麼顏色的香菇?」相菰眨巴著紫色大眼睛,滿是期待地看著薔蜜。

「啊?就你這小不點也想打我女人的主意,想找死嗎?」高大猙猛的男人一把亮出三叉戟僅,剩的一隻獨眼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身高只到他大腿的小男孩。

「於沙,少在那邊欺負小孩子。」薔蜜冷靜的聲音伴隨著一記肘擊聲響起。

「什麼欺負小孩子,我這是在悍衛……」在看清楚薔蜜手上捧著一疊近乎要遮住她視線的碗盤,於沙立即將相菰拋之腦後,「去一邊坐,這個我來就行。」

看著男人主動接過那些碗盤,走到大圓桌那邊放下,嘴裡雖在叨念什麼,卻還是接手了其餘的準備工作,薔蜜的唇邊不自禁的彎起淺淺笑弧。

相菰手裡捧著的三色菇花束就像是感應到主人的萎靡,也跟著黯淡不少。

「對了,小藍,凝陽剛傳來訊息。」何仙姑像是想起什麼,對著藍采和說道,「他跟洞賓會晚點到,要我們不用等。」

藍髮的少年仙人舉起了手,表示有聽到。

已經恢復人身的貝洛切爾正向野薔薇交易她先前所拍攝的艾草照片,莉莉絲、拉格斐與六位將軍圍在艾草身邊,或爽朗或婉約或高傲的聲音不時傳了出來。

因為是壽星,被勒令坐在位置上的川芎看著桌上冒著熱氣的大鍋,總覺得自己似乎忘了什麼事。

「如果你是忘了你的交稿時間,我很樂意提醒你的。」剛好經過的薔蜜推了推鏡架,犀利的視線看了過去。

「閉嘴。」

「你忘了簽我們的結婚證書。」清冷稚氣的聲音在一旁說道。

「你也給我閉嘴!」

地圖輕飄飄的落於地上,沒有人注意到,上頭還有一個圓點是發著光的。

 

「嚶嚶……又被……又被忘記了……為了當個有氣勢的魔王,我明明、明明都換上了新襯衫跟新領帶啊!為什麼大家還是忘記我?難道大家不知道大叔是需要被愛護、需要被照顧,太過寂寞會死的生物嗎?可惡……太可惡了啊啊啊!」

中年幽靈的哭聲在偌大的魔王城裡迴盪不止。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