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34b52088b17.jpg  

 

端午節要幹嘛?
吃粽子啊。

 

雖說吃粽子是端午節的大事,然而神使公會倒是沒有打算舉辦什麼吃粽子大賽,或是讓公會成員人手一盒粽子。
身為活了超過六百年的大妖怪,胡十炎相當的明白,粽子的口味之爭可是很可怕的。
吃甜的、吃鹹的,甚至用什麼醬料,都可以輕易的引發一場戰爭。
不久前,以一刻、柯維安、曲九江為代表的101寢,就差點因此爆發了煙硝。要是換做聚集眾多妖怪的神使公會,那銀光大樓估計可以倒一半了。

 

於是端午連假,胡十炎手一揮讓大夥該放假的放假去了,就連警衛部除了值班人員外,也幾乎是走光光。
不過執行部就沒辦法了。
瘴要是出現,不管神使這時候是正在洗澡、上廁所還是睡覺,都得乖乖認命的上工打怪去。
部下們都是這種待遇,當人家直屬上司的范相思,也就只能留在公會裡待機,預防哪邊出什麼狀況,才能最快的反應過來,給出應變的指示。

 

但即使是留守公會,范相思也是懂得找樂子的劍靈。
這名頭髮削得薄薄,有著一雙大大貓兒眼的少女摸摸下巴,乾脆動用了一點特權,把還沒回家過節的一刻和曲九江挖過來。加上本來就是以公會為家的柯維安,四個人剛好可以湊一桌打麻將了。
嗯,其實並沒有要打麻將。

端午節除了吃粽子外,還有一個小小活動是能讓民眾娛樂一下的。
就是立蛋。

 

當然,留守公會的不可能只有范相思一人。

一得知執行部部長要辦個立蛋比賽,獎品據說是「任何願望成真卷」,原本不知道窩在哪個角落偷懶的一票公會成員,頓時一窩蜂的全衝出來了,個個興高采烈,準備要將那張夢幻票卷佔為己有。

那可是逸品中的逸品,有著五大部長加會長和副會長的聯合親筆簽名做為保證的。

即使這逸品是被握於部長們的手中,可除非是他們也加入比賽的行列,否則誰都不得擅自使用。

 

曲九江毫不掩飾他的嫌棄,拒絕參加這個一聽就幼稚得不得了的遊戲。

一刻承認這遊戲挺幼稚,但只堅定了三秒鐘,就決定尾隨柯維安的腳步下海參加。

這可是能找胡十炎替他畫一整面繃帶小熊牆的機會。

 

比賽的規定很簡單,在限定的時間內,誰立起的蛋最多,誰就是贏家。

參加者不准動用神力、妖力,只能和普通人一樣乖乖的把雞蛋立起來,誰弄破了一個蛋就直接出局。

預防起見,所有人戴上由開發部友情提供的力量封印手鍊。

一樓大廳成為了比賽會場、

今日在大門值班的苗錦關負責充當裁判。

在苗錦關的哨音下,一場沒有煙硝的激烈比賽就此展開了。

 

安萬里回來的時間正剛好,他本來只是想拿個東西再出門,沒想到會撞見這麼一場別開生面的比賽。

一邊若無其事的打開手機的攝影模式,神使公會的副會長一邊笑咪咪的問起了苗錦關現下的狀況。

從規則到獎品內容,將一切摸得清清楚楚後,安萬里推推眼鏡,微瞇起眼,露出溫和的笑容說:

「怎麼這麼想不開呢?偏偏要和范相思玩。」

苗錦關摸不懂安萬里的意思。在神力、妖力都禁止動用的前提下,就算是范相思也不一定真能奪勝。

可不待苗錦關將這疑問問出口,就先瞥見比賽時間即將結束,他連忙拉高音量,開始倒數,順便給大夥做個提醒。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幹!真的假的?!」

不能怪苗錦關瞠目結舌的爆了聲粗話,他純粹就是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別人都是一顆一顆立,成功了再換下一顆雞蛋。只有削著薄薄短髮、染著橘色瀏海的劍靈顧著先把自己的雞蛋擺出來,佔領著越來越多的地板面積,也不管是不是有立起來,似乎打算在最後的時間一口氣衝刺。

而就在那最後一秒,凡是屬於范相思擺至地面上的雞蛋,真的一口氣的——

「唰」的全自動站起來了。

直挺挺的。

 

「這不科學!」柯維安幾乎是脫口發出震驚的大叫。他蹦跳起來,差點踩到自己好不容易立起的雞蛋。

一刻沒有吐槽他這裡有一群妖怪在立蛋就已經是夠不科學的事。

事實上,一刻和其他人一樣全陷入了目瞪口呆的情緒中。

「哎呀,怎麼不科學?蛋立起來啦。」范相思氣定神閒的說,不忘抬高手腕,讓人看清上面的手鍊並沒有脫落,「所以是本姑娘贏了。」

「但是蛋不可能就這樣立起來的啊!」柯維安還是不相信,他不平的嚷嚷,「我們都是一顆一顆立的,沒道理妳的蛋就能一次全部……我靠!」

柯維安忽地瞪圓眼、張大嘴,一雙眼睛直直地看著某個方向。

注意到柯維安的視線,一刻率先移轉目光了,接著是更多人也跟著往同一個方向看。

在二樓的走廊上,不知何時是佇立著一抹人影。

那人一身灰色調的衣飾,一頭灰髮俐落的紮綁起。猶帶青稚的面孔上,又揉合著難以言喻的凌厲和冷峻,形成了一種矛盾的獨特魅力。

是灰幻。

一刻只慢柯維安一拍就反應過來了。

灰幻是誰?是特援部的部長,是范相思的男朋友兼未來丈夫,同時還是擁有掌控石頭力量的妖怪。

而現在,他們所有人腳下踩的就是……

光鑑的,石製地板。

「我操!范相思妳作弊!」一刻猛地回神,兇惡的眼刀立即狠狠地戳向范相思。

「錯,『我』沒有作弊。」范相思特別加重了主詞的音節。

「更重要的是,你們剛剛訂的規則裡,沒有把嚴禁外力介入這條給算進去呢,小白。」安萬里收起手機,慢悠悠的開口,讓眾人察覺到他的存在。

無數雙眼睛登時下意識轉向。

「靠靠靠!副會長你啥時候來的?既然來了,為毛不提醒我們一下啊!」柯維安忍不住悲憤的喊,雙手大力揮舞,「只要一下,就能幫到你可愛的學弟了耶!」

「嗯,我承認你們都是我可愛的學弟,但是……」安萬里還是溫雅的語氣,「這樣不就沒有熱鬧可以看了?」

 

啊,好想痛毆眼前這個狐狸眼的傢伙一頓,但戰力值比不過該怎麼辦?

柯維安敢發誓,這一瞬間絕對不只有自己產生上述這個念頭,他都可以看見他家甜心把拳頭捏得卡卡作響。

可是柯維安也知道,一刻其實很難硬得下心去對自己份外尊敬的人動手。

可惡,甜心誰不尊敬,為什麼偏偏是尊敬這個狐狸眼、狐狸笑的老傢伙啊?

作者這個設定一定是哪裡出了錯誤!

 

彷彿沒瞧見柯維安無比怨念的眼神,安萬里若無其事,笑吟吟的說道:「好了,願賭服輸,規則怎麼訂的,就照規則走吧。維安、小白,你們現在的注意力不是應該放在范相思想許什麼願望比較好嗎?」

安萬里這話一出,大廳裡瞬間齊齊的傳出抽氣聲。

眾人忙不迭扭過頭,望向范相思的視線充滿著驚恐萬分,甚至有不少人還反射性的緊摀著放置錢包的口袋。

「副會長說的沒錯,規則怎麼訂的,就照規則來走。」范相思扯開手腕上的手鍊,俐落地一彈指。

剎那間,數道黑色疾影從公會角落出現,訓練有素地將地板上的雞蛋全數收走。

范相思挪動了腳步,那一雙貓兒眼從左打量到右,又從右打量到左。凡是她的目光所經之處,被看之人莫不是身子一哆嗦,深怕待會自己的現金與提款卡就要長著翅膀離自己遠去。

范相思是什麼人?

扣除掉她那些驚人的頭銜,她可是最愛愛愛錢的!

 

只不過范相思最後的目光,竟然是落在了安萬里身上。

「哎,安萬里。」有著女高中生外貌的劍靈笑得爽俐開朗,貓兒眼如同彎月瞇著,「不管我寫了什麼願望,公會都得幫我實現對吧?」

「照規則來說是這樣沒錯。」安萬里頷首,「不過,如果是希望全公會的人把錢包交給妳的話,我猜這還是有點困難的。」

「放心、放心,本姑娘才不會寫下這種不切實際的願望,親自打劫敲詐會更有成就感呢。」范相思笑臉迎人地說著散發危險性的話語。

柯維安等人剛鬆一口氣,隨即又緊張地繃著背。

「她到底想要幹什麼?」一刻壓低聲音,和柯維安咬著耳朵。

「不知道啊,小白。」柯維安老實的回答,「范相思的心思估計很難有人猜得透的。」

 

范相思在想什麼?

很快,所有人就知道答案了。

氣勢颯爽的短髮劍靈「唰」地揮展開摺扇,眸裡閃動著熠亮光芒。

「那麼,大夥就來替我作個證吧。本姑娘的願望很簡單,就請副會長大人暫代我和灰幻的工作兩個月吧。換句話說,就是執行部部長和特援部部長的位置,要麻煩你幫忙坐一下了。」

安萬里的笑容僵住。

柯維安他們瞪大眼。

原先佇立在二樓的灰色身影驀地出現在范相思身邊。

灰髮少年一手摟上范相思的肩頭,鑲著一圈蒼白虹膜的眼睛掃過周圍一圈,那低啞粗嘎的嗓音在下一瞬迴盪在大廳裡。

「除非公會要倒了,否則誰都不能來打擾我和范相思的假期。敢來的話,除了帝君和老大,其他人想找死就等著被我宰了!」

那鏗鏘有力的宣告宛如在平靜的水面投下巨石,霎時激起千層浪,沖刷得眾人險些要站不穩。

 

「等……」安萬里迅速地找回聲音,他可不想就這樣坐以待斃。他明明只是回來拿個東西,順便看場熱鬧,怎麼災難就波及到他身上來了?

然而范相思又豈會讓安萬里有機會說完話。

「當然,如果大家希望我改變主意,許下別的願望……例如跟你們的錢包啊、提款卡啊、信用卡有關的,我也不會介意就是了。」范相思彎起狡滑的笑弧,「或者,你們就別讓我改變主意,快把安萬里押去做事如何?」

交出自己的錢包還是交出安萬里?

這種事完全不需要多加考慮。

公會成員的雙眼倏地放光,簡直像是餓狼一樣地盯住了大門口的副會長。

其中柯維安的眼睛更是亮得不可思議。

「長期以來被狐狸眼欺壓的小夥伴啊!」娃娃臉男孩高聲一呼,義不容辭地起義革命了,「把握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有冤報冤,有仇報仇!上啊——」

面對摩拳擦掌的眾人,安萬里這下可是笑不出來了。然而尚未等他後退一步,一大片的緋紅烈燄轉瞬在他後方沖起。

登時形成了一堵圍牆。

「雖然比賽很無聊,願望也跟我沒什麼關係。不過,」褐髮染成赤紅,眼眸溢出銀星色澤的青年一步步的從牆邊陰影走了出來。

曲九江拉出了一抹戾氣四溢的笑容。

「能夠跟守鑰打一場,還不會被我的神從旁打岔,我確實是……相當相當感興趣的哪。」

 

眼看著自己被人四面八方八圍,安萬里這下肯定一件事。

今天哪是什麼端午?

分明是自己的大、凶、日!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